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锦鲤妻:带个傻子去开荒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擒贼
    三个官差商议之下,虽觉得杨凌有些危言耸听,但还是决定回去一个人报告给县令知道。

    杨凌赶着车,继续往白马镇的方向走。

    曲小白依旧枕在他的腿上,但已经是睡意全无。

    “真的又死人了吗?”她问。

    杨凌道:“大约是吧。有人借此机会金蝉脱壳了,被取代的那个自然是死路一条。”

    “会是杀人凶手吗?”

    “这就要看县令大人的调查结果了。”

    杨凌的车赶得依旧很缓慢平稳,曲小白忧心了一阵子之后,又觉得有杨凌在,自可安心,还是闭眼睡了过去。

    回到庆云客栈,已经是子时末,客栈里只有一个小伙计留守,除了小伙计,便是斗鸡似的杨春了。

    听见外面的动静,杨春急急忙忙跑出来,见确是杨凌和曲小白回来了,心里一颗石头终于落了地。

    前面诸多都是演戏,但今晚对他两个的担忧却是实实在在的。他不知那场刺杀缘起为何,但心里明白,那意味着,有人想要杨凌和曲小白的命。

    “你们没事吧?”他冲上去,刚要大声问,发现曲小白窝在杨凌的臂弯里睡着了,声音生生顿住,化成一声轻而又轻的话语。

    杨凌扯了扯唇角,算是答复,抱着曲小白一刻不停地往后院去了,杨春跟了上去,看他抱着曲小白上了楼,在庭院里怅然了一阵子,才回了自己的房间。

    曲小白睡得黑甜,杨凌抱她上楼,把她放在床上她都无知无觉。杨凌和衣挨在她身边合上眼,知道今晚不会太平,所以就没有打算睡,只是略休息一下。

    青山县,县令郭久泰亦是没有回后衙休息。杨凌的车马走后,他立即吩咐身边衙役:“跟上去。”

    十几名衙役,悄悄跟上了杨凌的马车。

    郭久泰亦和他们一起,不远不近地跟着杨凌的马车。

    出了青山县,马车进入荒郊野径,不久,便有一人掉队了。那人越走越快,渐渐逼近了郭久泰一行人。

    郭久泰吩咐人路两边埋伏好。

    人到眼前,借着微微的星光,可以看见那是衙役里的赵大牛,平时最会偷懒耍滑的一个。杨凌的马车已经走得很慢了,他却还能掉队,也是出奇了。

    赵大牛渐入包围。郭久泰朝衙役做了个手势:“围上去!”

    那名因杨凌的建议而赶回来的衙役刚好赶到,瞧见了正在打手势的郭县令,“大人!”衙役大声喊了一声。

    十几名衙役正朝着赵大牛围了上去,渐渐缩小了包围圈,赵大牛听见了喊声,扭头就要跑,衙役们一涌而上,说来奇怪,这平时最是无用的赵大牛,一霎时却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身形暴起,不但躲过那么多人的围堵,还拔出了鞘中的剑,速度极快地朝衙役们砍杀去!

    有两个衙役躲避不及,首当其冲中了他的剑,当场倒地。

    郭久泰在外围命令:“拿下他!”

    衙役们复又攻上来,郭久泰的这些衙役里,有几个以前是江湖剑客,功夫不弱,被赵大牛打了个措手不及之后,立即打起了精神,集中精力对付,并没落了下乘。

    “你到底是什么人,报上名来!真正的赵大牛被你怎么了?”郭久泰在外围厉声喊话。

    衙役们这才明白,眼前的这个人,根本就不是真正的赵大牛。那这个人是谁?

    这个人出招狠辣,招招都是奔着人命去的,衙役们又倒下了好几个,不得不全神戒备地往上冲。

    野径上忽然一阵劲风掠过,接着一个人影席卷入战斗之中,夜色浓黑,这人也穿了黑衣蒙了面,根本瞧不出是什么人,但他的武功却是极其厉害,三五下,就有几个衙役丧生在他的剑下。

    远处的郭久泰真的慌了。

    连日来,白马镇屡发大案,他都能镇定自若处理,但现在这个境地危险到时刻都有可能丧命,他心里的恐惧就像是雨后的春笋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生长蔓延。

    他不由往后退去。

    远远的,忽然有马蹄声传来,声音很疾,但是很齐整,听着像是有千军万马的感觉。

    马蹄声瞬间到眼前,从郭久泰身边经过,借着一点微光,郭久泰看见,其实也不过十几匹马,但却跑出了千军万马的感觉,这是军马才能办得到的。

    他看见马背上的人果然都是穿着铠甲的。

    十几匹马将那两个人团团围住,长枪齐齐扎向两个人,密不透风,那两人中的一个护着化作赵大牛模样的人,“主上快走!”

    化成赵大牛模样的人身形极是滑溜,当下脚步一滑,整个人倒向地面,滑出了长枪的包围,但长枪随即改变方向,再次将他困住。

    不过十几个回合,长枪便架住了两人的脖子,两个人都动弹不得了。

    “绑了!”

    其中一个人声音雄浑地道。

    马背上跳下来五六个人,三下五除二,便将两人给五花大绑了,顺便给两人的嘴巴里分别塞了个布团,连话也不让他们说。

    郭久泰有些战战兢兢,但还是走上前来抱拳,“敢问诸位军爷……”

    “戍边军监军麾下,张宁飞,郭县令给吕吾带个话,肖楚邑已经落在慕将军手上,他就是下一个肖楚邑!”

    “敢问张军爷,这吕吾是……”

    “不就在你治下的白马镇吗?请郭县令代为转告,让他洗好了脑袋等着,爷爷们很快就会来找他!”

    “可是……”郭久泰还要再问到底谁是吕吾,但张宁飞已经下令收队,十几个士兵,将被擒的两人摁在了马背上,如来时的风卷残云一般迅疾,队伍很快消失在夜色里。

    郭久泰颤颤巍巍整顿他剩下的衙役,十几个衙役,伤了五六个,死了三个,剩下的也都多少带了轻伤,留下几个人处理现场,他带了两个人,急急赶往白马镇。

    东方渐露鱼肚白,天色由黑转灰,曦光里,郭久泰砸响了庆云客栈的大门。

    小伙计揉着惺忪的睡眼去开门,“谁呀,这么早!”

    门一开,见是县令大人,忙恭恭敬敬地往里请,只是小伙计不大明白,县令为何一身的狼狈,脸上全是泥土,头发也都散了,说他像街边花子,也不为过。

    “大人怎的这般早?”那一句“狼狈”到嘴边,生生换成了“早”字,小伙计也是机灵。

    “衙役在你这店里的还有多少,都叫起来。”郭久泰人还没到里面,便下命令,“对了,先给我来杯水。”

    小伙计忙捧上一壶粮凉了的茶,郭久泰对着壶嘴一阵猛灌,“对了,把你店里住客的名单拿出来给本县过目。”

    小伙计还没有走到里面,又被叫了出来,“名录是在掌柜那里的,大人,对不起。”

    “你们掌柜呢?叫起来!”

    “哎,小的这就去叫。”

    小伙计已经瞬间清醒了,但只腿脚忙不过来,前前后后地跑,跑得满头大汗,总算是把他要的人给他召集齐了。

    “在白马镇的衙役就你们几个了吗?”郭久泰瞧着还睡眼惺忪的几个人,一脸的怒气。

    “还有在岗位上的,其他换班的在别的客栈休息,总共有二十几个吧。”

    “找去!除了那些把守路口的,都找过来!”

    “是!”

    衙役们一哄而散,急急出了门。

    都没见过一向严于律己视形象如命的郭大人这样,自然是赶紧听从吩咐。

    掌柜赶紧拿出了他要的名录递给他过目,他翻了一遍,叫吕吾的没有看见,叫吕小五吕浑吕筱筱的,全都姓吕。

    “把这些姓吕的都给本县叫起来。”

    掌柜有些为难,“大人,这……都还没睡醒呢。能不能等一等呀?”

    “让你去叫你就去叫,有本县在呢,你怕什么?”

    “不是,大人,小店以后还得做生意啊,这得罪了客人,我们饭碗可就砸了啊。”

    “你信不信本县现在就能让你丢了吃饭的家伙事儿!”

    掌柜吓得赶紧捂脑袋,“小的这就去,这就去。”

    “顺便把那两个姓木的和褚芝人都给叫起来!”

    “得嘞。”

    店里住的这些个位,都不是善茬儿,店掌柜心知一个也惹不起,但郭县令更惹不起,硬着头皮一个个去敲门,低声下气地解释县令大人有请。

    倒也没有一个为难他的,很快,就都集中到了大堂里。

    杨凌也来了,只是曲小白睡得一塌糊涂,他想了想,没有叫醒她。他很欣慰她无论什么情况下都能睡得着,但睡成这样,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到前面,看看重要的人物都在,他找了张凳子坐下来,顺手拿了桌上的茶壶,吩咐伙计:“去沏一壶春芽来。”

    小伙计赶紧地接了壶去了。

    郭久泰道:“把大家聚集在这里,是想问一问,你们当中,有没有一个叫吕吾的。”

    大家表情都很淡。

    吕筱筱悠悠道:“姓吕的有的是,但叫吕吾的,不知道。”

    “你们不承认也没关系,但是戍边军的慕将军让本县给吕吾带句话,肖楚邑已经落在慕将军手上,你就是下一个肖楚邑!慕将军让你洗好了脑袋等着,他们很快就会来找你。”

    郭久泰疾言厉色地转达了张宁飞的话,在场的人却都是木然地望着他,连动一动眼珠的都没有。

    “你们究竟谁是吕吾?”郭久泰见没有人搭理他,不由怒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