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盛世女侯 > 第182章 世子爷怎么会流血
    “怎还愣着?”

    岑隐很快也发觉出了时非晚的异常来,他突然便说道:

    “这个有时间限制,你可知?爷说了,但凡是有输赢的玩意,爷都不想输!”

    “……”听到此,时非晚才正过了神来。瞧瞧四周她才发现其他组的人一入场就赶时间似的有了动作。

    再看岑隐……时非晚一抬头就瞧见他正盯着自己。他方还说她发着愣。但时非晚这一望过去,才发觉岑隐自己也似正处于发愣中,莫测的眸子瞧着自己,分不清是冷冽还是其他的什么……

    “那开始吧。”时非晚忙偏开了脑袋。

    “行!”岑隐点头。

    只好半晌过后……

    “还愣着做什么?”

    时非晚前头,岑隐又冷声这么问了句。

    “世子,这一关卡是……”

    “桌上放有介绍,你不识字吗?”

    “……”

    时非晚当然识字,刚刚也仔细看了那规则介绍了。

    一般,每一关卡都设有桌台,桌台上会摆放工具以及关卡规则介绍。

    可这第一关的桌台上……除了简单的一张介绍后,就没有任何其他的工具了。

    那介绍时非晚当然看懂了。可就是看懂了,她才觉得有些愣以及惊讶。

    “世子,你们办这个是为了什么?”她忍不住问:“如果只是为了庆祝庆祝热闹热闹,怎么会设这样的关卡呢?这跟单人组的关卡也不一样。”

    “你很想知道是为了什么办这个吗?”

    “为了什么?”时非晚还真一点也不客气直接问。

    “母妃说要办的,关卡母妃一人设计的。”

    岑隐竟忽低声回了句。

    “什么?”但他这声就像是自言自语在嘀咕,时非晚压根儿没听清。

    “有时间限制,你可知?”岑隐直接绕过,忽然不耐烦的冷冷道。

    “知道。”

    “知道还愣着做什么!”

    “……”

    时非晚听到这,总觉得这一关卡实有些迷惑,但还是走上前了几步,走到岑隐侧边时停了下来。

    然后,看向了他。

    “若不想暴露身手,你该知道怎么做。”岑隐望着前方,忽地道。

    “知道。”

    “知道为何还愣着?”

    “……”时非晚眼底染着厚厚迷雾,用一副看怪物一般的眼神看了一眼前方布设的关卡场景,随即——

    她又朝岑隐走近了几步,直接凑到了他跟前,忽地竟是主动拉上了他的胳膊。

    “别拉着爷的手,爷用内功需要用手。”岑隐眸子轻动了下,突道。

    时非晚忙放开了他的手。

    “世子爷,你们举办这个是想要做什么?这种关卡似乎不吉利也不喜庆,而且还不好玩,还有些……”

    “时非晚,有时间限制!你要再敢拖延……”

    岑隐不耐烦的直接打断了时非晚的话,眸子终于正了过来盯向了他,道:“过来!”

    说罢,他将左手抬了起来。

    时非晚就站在他左侧,瞧此,眨了眨眸子,神色莫名的再次伸出了手来,随即,竟是直接搂上了岑隐的腰。

    岑隐的身子微不可察的轻颤了下,不意外,手也在此时一垂顺势也环上了时非晚。

    “世子,这关卡题太奇怪了!出这题的人脑子里装的些什么!”

    时非晚此时实在又忍不住问了句!

    只此时,岑隐却是已经运起内力,带着她,突然就往前跃了去——

    是的!前方那是什么?

    竟是一层铺设在地的炭火。热炭摆得十分的宽。一般情况下常人是跳不过去的。

    而要通过第一关卡进入第二关卡,竟然是要——

    让他们直接越过那些发红的热炭!

    不能离开关卡区便无法绕道,而不能绕道要过这第一关卡——没有武的人,是根本行不通的!

    而时非晚不能暴露身手。也是因此,才有了二人此时的此举。

    时非晚觉得这关卡太奇怪了。当然她知道双男组跟双女组,以及一男一女组关卡题某小部分是不一样的。所以此时觉得奇怪倒也不是在想那其他的双女子组能不能过。

    她奇怪的是——

    这活动是用来“热闹喜庆”的,性质应该跟歌舞一样充满了艺术性跟观赏性才对啊。怎么会出这么奇怪的题——

    跃过热炭?

    而且按大楚常态女子肯定是不会武的。针对这一男一女组,难道都要逼着女子抱着男子求他们带着过去吗?

    不觉得这题实在出格败风气又……莫名其妙吗?

    “以前怎不见你这么好问?”

    岑隐却是一直未正面答时非晚。

    他带着她越过热炭停在第二关卡时,时非晚的手忙便从他的腰上收了回去。

    岑隐手指在她腰间轻颤了下,时非晚猛地抬头看向他时,岑隐的手这才也收了回去。

    “咳……”时非晚心情诡异的轻咳了声,这次可比岑隐急切多了,忙朝着第二关卡的桌台走了去。

    岑隐瞧着她逃离似的瞬间绕开了,眸子微暗了下,随后也跟了上去。

    而第二关卡,时非晚很快就发现——

    他爷爷的比第一关还不正常!

    “世子,你们确定这种题适合喜庆场合?”

    时非晚不可置信的盯着第二桌台上的东西,简直难以相信自己不是在做梦——

    那他妈的摆的是什么鬼东西?

    一碗装了五条活虫子的碗?旁边还有酱?

    然后过关要求竟然是——

    要吃光这些鬼东西?

    当然,上面倒是介绍了这是一种在某一小城流行的菜品,这玩意其实不是不能吃的。但是这也实让人无法忽视掉——这虫子挪动的样子是真的满分的恶心!

    “世子,你们这关卡——”

    时非晚没忍住继续想重复问某个问题时,却是见岑隐突然伸出手来,直接端起碗,竟毫不犹豫的,一个人就将里边的东西全部灌了下去。

    “……”时非晚傻眼。

    等岑隐放下碗又狠狠灌了两碗水缓了缓吞下这些玩意的苍白神色后,时非晚忙道:“我也可以吃这个的,你用不着一人……”

    她只是觉得这关卡题奇怪,没说她无法忍受吃不了。

    别说这算得上是一种小众菜品了,就是更瘆人的,她这个特种兵也都是吃过的。

    “爷一个男人,用得着你?”

    岑隐听此不咸不淡的回了句,便懒得多言的领着她又往第三关卡走了去。

    来到第三关卡时,时非晚心情总算是平缓了一点:因为这关总算正常一些了!

    乃为品茶辨茶!即,品尝完这桌上摆放的二十种茶水后,判断出它的品质以及品种然后写下答案来。

    此关卡,则是要计分的,五十过,低五十淘汰。

    “世子,你不用给我倒了,我喝不出。”

    只是让时非晚尴尬的是,这题虽正常了点但她依旧毫无用武之地。

    这种奢侈茶品那是王公贵族的玩意。她两世都只接触过最普通的茶种。实际上她觉得喝什么都感觉差不多。哪像岑隐,竟还能辨出产于不同地区的同一种茶叶来。

    “没指望你!”岑隐随口又答了句。陆续尝完写完答案后,等评审的嬷嬷来审核答案过后,给出“过关”二字,岑隐才瞄了时非晚一眼,又带着她继续走下去了。

    接着……是第四关、第五关、第六关、第七关……直至,二人过完了第十一关!

    而等通过第十一关时,时间也已经过去很久了。时非晚跟岑隐来到第十二关的桌台前时,还有其他的一些小组也都已经过了前边十一关了,而且过关走到这步的竟也还不少。

    而时非晚……此时一点心思也没放在第十二关上,她一个人沉思着,还在想着方才的全部十一关卡——

    太诡异了!

    事实上,除了一“女工”项目时非晚勉强拿了个及格分外,其他关卡,她几乎全是靠岑隐过的关!

    十一关卡走过来,时非晚都觉得岑隐有些无所不能了。无论是优雅的文人项目,还是解特难棋局之类,或是其他一些形形色色的猜谜还是寻宝以及动手项目,他几乎都是轻松驾驭的。

    时非晚几乎觉得自己成了废人。当然有些关卡题她也不是不能解出来。只是……因为他更快一步的缘故她自也不会继续停在原地多想了。

    而这第十二关呢——

    时非晚看清题目时,更加知道:这是一项彻彻底底的与自己无关的关卡!

    因为,此项目乃为:武斗!

    此项目,双女组是能直接过关的,用不着参与,就跟双男组之前也能直接过“女工”这一项是一样的。

    而一男一女组无论哪项都没有例外能直接过关的。不过,此项,只需要男子一人直接出力。跟之前“女工”关卡只需女方出动一样。

    即,只需男方出列,与其他胜方的男子来所谓的车轮战!

    越打到最后,计分则会越高。

    “等爷一会,你在这待着,”

    二人在第十二关卡的桌台前待了好一会,等其他能过关的组也全过了前十一关后,岑隐唤来计分嬷嬷问了问排名,这便站了起来看着时非晚说道。

    “好。”

    时非晚随口回了句,便看着岑隐去跟其他组的男子会合去了。

    而她自己,则是走到了剩下的只需要看戏了的女子组中。

    “喂,时非晚,你衣服上沾了什么?”

    很不巧的,某个九公主竟然也通过了全部关卡,这会儿她一瞧见时非晚便立马笑盈盈的跑了过来。

    只是注意到时非晚的袖子时,突然愣了愣。

    “嗯?”

    时非晚一时没懂她说的什么。只是却也立马低头瞧了瞧自己的袖子。

    然此一眼扫过去,却是见她青色的宽袖之上,某一角竟染了污色——

    鲜艳惹目的色彩!那分明是人血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