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盛世女侯 > 第181章 世子世子妃二人组
    “县主不必太羞怯。县主跟世子如今大婚在即,既已订亲,县主此要求并无伤大雅。县主该担心的,应是待会儿入内场后,若是输得太惨,可是会让世子大失颜面的!”

    时非晚刚要说什么时,前侧婢女却是突然退后了一步,忙抢先笑着对她说道。

    其他人或许无察觉,可时非晚却可以肯定那“大失颜面”四字,她故意加重了。

    而且,说此话时,她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往人群扫了一眼。

    此乃何意?

    时非晚方才虽中了计,却不代表此言此行她看不懂——

    好厉害的丫鬟!这是在警告她:别让世子爷难堪呢!

    而且她实指的就是此时此刻:此刻,时非晚一说明真相,这旁边这么多人瞧着,会如何看待岑隐?

    自己未婚妻示个好都是被算计来着?世子爷那您这有多失败啊!

    事实上,时非晚也是突然想到了这点,才立马止了口。无论如何……她的确不想让岑隐难堪!

    只是——

    她前面说的,什么“慧安县主想问问世子可愿随她一起入双人场”,以及“这需要提前上报,所以她擅作主张,先斩后奏”了,还有婢女接着就拿出来红绸之类的……

    是不是说明,眼下进行的这“算计”,他们还做了提前准备:

    譬如“提前上报”,指的是,早在先前,便有人就代替自己去报名参与双人组场次了?而且名字写的是自己跟岑隐?所以这婢女才有方才此言。

    而且,也只有上报后的,才能领到那绸带。婢女替自己跟岑隐领了,自然就说明眼前双人组的上报名单上,一定有自己跟岑隐!

    尼玛!一定是这样了!

    “世子,您乐意下场?世子若是不乐,大可……”

    只心底明白了想骂人是一回事,表面上时非晚还是知晓不能让岑隐难堪。遂,只能顺着婢女之意先道。

    因此时情况:若真有那假名单,那擎王府的人明摆着便是故意为之,让改单子怕是不可能的。而她,此时境地之下的确不想让岑隐难堪。所以若不愿下场,岑隐拒她当为最好。

    事实上,就算知自己被人设计了,时非晚正常思路想的也会是:此乃馊主意!岑隐必拒。

    不说岑隐看上去实不像是想跟她下场的,便说此时……时非晚就不信他看不出来这婢女在说谎。

    他应清楚自己的性:若真邀,绸带怎会在其他人之手?亦绝不会“羞涩”啥的让别人来开口,更不会“先斩后奏”之类。

    她不信岑隐猜不到真相,只是他此时为何——

    “有得玩,为何不乐?”

    岑隐不咸不淡的,忽回了时非晚一句。

    “……”

    “七姑娘放心,母妃说得对,对外,擎王府的世子没有故意让世子妃遭嘲之理。”

    “我无妨,世子大可……”

    “世子妃遭议,丢的也是擎王府的脸!”

    “……”

    “来人,添座。慧安县主既有意相邀,此时也用不着离开了。”

    岑隐目光从时非晚身上移开,突然沉声下了句命令。转身,没等时非晚再说上一个字便走至属于他的座椅上坐了下来。

    且就在眨眼过后,他身边添了另一张座椅。添椅的小厮忙道:“慧安县主,请入座。”

    “……”

    时非晚心底此刻正奔走着泥马,一双眼睛毫无忌惮的死盯着岑隐:眼底有丝崩裂——

    这位大爷是怎么回事!

    按理那夜那样的事之后,他应是不会再……

    “慧安县主,且坐吧。”

    某婢女竟大胆的又催促了句。

    “……”

    时非晚还能怎么办……

    ……

    因着不愿让岑隐面上不好看,时非晚很快意识到了其实这是一死局:看不看穿其实都无解。罢……他也吃不了她的!

    想着,最终,时非晚咬了下牙,别无选择的只好吞下心底憋闷,乖乖在岑隐旁坐了下来。

    上报的既为双人场次,此时倒也不急着入内场。因为率先开始的,是单人场的。

    时非晚这时将目光放在内场后,才开始细观察起了那用不同颜色的绒毯铺设的露天场地。她现已知那每一块颜色代表一种游戏关卡。

    而单人场的人,这会儿早已经全部站在内场了,而且早就在时非晚应付这片时,那开始的钟声其实就被敲响了,此时静下心来看才发现,早有人已经开始过起了游戏关卡。

    时非晚看着看着,渐渐了解到:这游戏排名是按照所过关卡总分来的。每一关乃为不同的游戏项目。她认出了里边有“射击”、“投壶”、“插花”、“雕刻”、“书画”、“围棋”……等等一些项目。但还有半数的游戏项目,她暂还没看懂。

    这大楚竟然也有百分制!譬如眼下每一关卡总分都是百分。过每一关卡时评分不足五十便会被淘汰走。

    过五十的则会被记下继续过其他关卡。单人组一共十二关。但其中也分了女子组跟男子组,所以这玩下来其实总共有两大场。

    女子组的多为一些优雅的艺术项目,看着赏心悦目的,内场女子们行为得体而柔和,倒是瞧不出太多针锋相对的风头来。

    但——

    她们表现起来绝对不像在其他宴会上“表演作秀”那般,时非晚瞧出了所有人的用心。

    尤其是,当女子组结束后,男子组开始,轮到“武斗”关卡时,一些人瞧着竟像拿命在拼了。

    时非晚清楚:这全是为了那天价奖品!

    如此“血腥残酷”……时非晚都怀疑举办这个的目的,是不是真单纯的就为了那“庆祝”了。只擎王府水深似海,任何举动她如今也不可能看得懂。

    “县主,该起身了。”

    时非晚看到大半场,在男子组就快全结束了时,突地听到有人催促了下自己,一瞧,正是方才给自己搬椅子的那小厮。

    “县主,得提前下去准备。”那小厮忙又说了句。

    “……”时非晚听清,忙往旁看了一眼,这才发现岑隐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且,步子停在旁边,似在等她似的。

    “好。”

    时非晚忙站了起来。

    她这一起,岑隐的步子才开始迈开。时非晚不懂规则,见此忙加快步子屁颠屁颠的跟在了他后头。

    二人就这样,一前一后,隔着一小段距离。途中没有对话。而二人一块来到内环游戏场地后,那男子组最后一轮关卡的结果也恰好出了来。

    只是,这会时非晚所立的边缘部位压根儿也看不清具体情况。她只能看到这场地很多“工具”似在重新开始布置。

    “可懂规则?”

    时非晚静静瞧着时,突地,旁边岑隐出了声。

    “还好。”时非晚忙答。

    “但凡有输赢的,爷都不想输,可记着了?”岑隐又道。

    “是。”时非晚听出来了,他此意是怕自己放水敷衍。

    对话到此又暂时结束了。接着,时非晚倒是听到了鼎沸的人声。因为那总管已经宣布前一场的结束以及下一场的开始。

    较之余单人的,这双人场的自然要有看点许多。

    有夫妻组,订亲组,双男组,双女组……全混合在一块,关卡不明确分男女,可想而知趣味性是添了不少的。

    很快,时非晚站的这一排,人数便渐渐多了起来。一些从单人场中退下的竟很快就来到了这双人场的队伍中。因此是可以重复参与的。

    也没等多会,便有领事的出现,讲其了规则之类。此一刻,这排站着的无论是皇子还是世子,都没有什么特殊的待遇。

    像是……时非晚竟然在自己旁边,还瞧见九公主了!这公主之尊都来了,岑隐亲自下场这事倒又让时非晚减了那么一点意外。

    “你不是不来吗?原来,只是不想跟本公主组队!”

    九公主也发现时非晚了,此时唇角挂着一抹诡异的笑,目光正在时非晚跟岑隐之间穿梭。

    “公主……”

    “不用跟她废话!”

    时非晚正想跟九公主说话时,突然便感觉自己身子整个人被往前带了去。她一怔言一止,猛地回头时才感觉自己的手被拽住了,且正被拉着往一块写有“四十八”,被摆放在绿色区域的桌台走了去。

    “世子……”

    时非晚身子本能的一缩,不敢相信岑隐突然拉了她的手。当然……这只是很短的一瞬间,因她本能反应的往将手抽了出来。

    而岑隐则是自始至终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她抽出手,他大步仍旧在往前。时非晚晃晃脑袋,来不及想多的只得甩下九公主暂先跟了上去。

    “咚……”

    而也是这时,一声钟声敲响,显示着这双人场次的正式开始。

    跟前面一样,此,也有十二关卡。第一关卡,就在这绿色区域,所有被摆放好的桌台上进行。

    桌台上写了标号,很快,时非晚随着岑隐来到了目标点。

    “……”

    只时非晚本来就是毫无目的,稀里糊涂的才进了这个场地的,她哪真有什么心思玩这些。尤其是岑隐方才抓她的手之后……她就更没有什么游戏之心了。脑子里嗡嗡嗡的响,一时全在想这位大爷——

    到底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