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白瓷梅子汤 > 第七十三章 螺蛳粉
    “也对,周围的氛围也会影响一个人的食欲。”何深歌悄悄地拿眼探查周围的环境。

    洛琳琳提着行李走了过来:“不好意思,我们后面的队友待会就到了,店主还能派两个人去接一下我的朋友吗?”

    店家的眸色迅速变了变:“没听深歌小姐说,还有其他人啊?”

    “因为后边的队员负责拿设备,就比较慢了些。”洛琳琳语气冷硬:“麻烦你让两个男人去接一下,摄影设备比较沉重。”

    旁边的何深歌当即就反应出来,琳琳显然也发现不妥了。

    她紧忙上前进一步施压:“我们是一个团队的,只有接了外出的单子,行李轻便的人先行,后边的靠后,这也是避免了有些店家临时变卦,我们就不用折腾太多的人力物力了。”

    “他们应该正在来的路上好,我们的手机都有定位,我们团队为了安全起见,只要超过两个小时没有联络的话,他们就会立即报警。”洛琳琳说。

    何深歌点了下头,朝妇女伸手:“我依旧一个多小时没跟他们联系了,能麻烦你把手机给回我吗?”

    妇女犹豫了会,与店家进行眼色交流后,还是把手机给回了何深歌。

    “好吧。”店家无奈地给原先两个干瘦的男人一个眼色:“你们两个开车回去,看看能不能接到新的客人。”

    支开两个男人之后,店家就要请何深歌她们进去店里歇会。

    “琳琳,你拿一下行李。”何深歌让洛琳琳单独留下,她独自跟店家去。

    如果她在里面出了什么事,洛琳琳一个人方便逃走。

    “好。”洛琳琳到刚才停车的地方拿行李。

    那个妇女紧跟着洛琳琳,看来负责盯梢的。

    何深歌假意跟店家攀谈,注意到了,威猛的男人就跟在了店家身后。

    店里的光线很昏暗,何深歌看不大清楚,感觉里面不像是一个餐厅的装潢,并没有提供客人吃饭的桌椅,也没有收银台,当然也没有看到营业执照和卫生证明等证明材料。

    她现在靠近男人,也没有闻到这个男人身上有烟火的味道,不像是个开餐厅的人,尽管是开西餐厅,常年的浸染都会有一丝丝的食物味道。

    这样看来,这个店家是个骗子,如果不是洛琳琳那番话,他们可能当场就要把她们两个给抓起来了。

    这个屋子里头一片昏暗,有三道黄色的破门,不知道里头的房子是干什么的,她不能再孤身进入了。

    她观察了下房间,瞥见右侧的柜子上方有水壶和杯子,前面不远处的地面有断裂的木头,像是木凳子被砸断裂后的凳脚。

    估摸着距离,何深歌便停住脚步,转向店家:“我有点渴了,能不能给我倒杯水?”

    店家没说话,身后那个威猛的男人有些不耐烦地转身,朝右侧的柜子走去。

    见那个威猛的男人离开了店家有两米的距离,何深歌突然蹲身下来。

    “你怎么了?”店家有些不解。

    威猛的男人立即回头来察看。

    何深歌仰头一笑:“感觉脚底有沙子,硌得脚丫子有点疼。”

    兴许何深歌的笑容看起来很温和很纯真,他们居然放松了警惕,威猛的男人正在倒水,店家则是随意地站在何深歌的旁边。

    “你们是骗子吧?”蹲着的何深歌突然发问。

    她注意到了威猛的男人倒水的动作一滞,店家立即看向她。

    “看来不是很笨。”俯视何深歌的店家那双眸子露出了阴森森的目光。

    “是因为你们的墙出卖了你们。”何深歌说。

    店家被何深歌的话转移了注意力,有点好奇地环顾这间屋子的墙面,何深歌在他没察觉的情况下,快速地拿起断木朝他的左脚狠狠地扎了下去。

    “啊!”

    在店家应激地发出痛苦的惨叫声的一刹那,威猛的男人第一时间回头来看,何深歌像是听见了枪声而奔跑的运动员。

    “抓住她们!”店家怒吼。

    威猛的男人紧追上来,何深歌跑出来,第一时间看向停车那里,边跑边喊:“琳琳,琳琳。”

    听到惨叫声的洛琳琳在妇女转头看向屋子那一刻,快狠准地拿起一瓶酱油砸向妇女的脑袋,妇女没倒下,她又拎起一瓶陈醋砸了过去。

    妇女缓缓地转过头来,头上鲜血很快就流到了下巴处,她一倒下,何深歌的喊声就传来。

    洛琳琳快速地从包里拿走重要的证件和钱包,就跑去跟何深歌汇合。

    “深歌,这边。”洛琳琳刚才分析了下地形,不能沿着原路回去,容易撞见开车走的那两个男人,周围都是山林,她往没有高山的那边跑。

    很快,威猛的男人追上来了,一手抓住了何深歌的头发。

    这边,洛琳琳撕开一包淀粉洒了过去。

    何深歌有默契地低头。

    男人立即放开了手,开始擦脸。

    她们在山林奔跑了许久,不熟悉山路,后来两个都踩空了,摔了下去,滚了好几圈,爬起来,又开始往前爬。

    幸好,山林不是很大,一下就跑出来了。

    出了山林,瞥见了一大片的稻田。

    洛琳琳光着脚,拉着何深歌不停地跑:“有田就有人。”

    “恩恩。”何深歌不停地往后看。

    风停了,山林又恢复了一片幽静,郁郁葱葱的山林里头只有青黑,似乎没有半点人影。

    “好像没追上来了。”何深歌说。

    “他们熟悉这一带,应该会猜到我们到哪里,前面应该会有公路,他们有车子,应该会在那里等着我们。”洛琳琳稍微放缓了些步速,拿起手机。

    “那怎么办?要不我们绕一下,不要靠近公路?专门走那些山路?”

    “等会。”洛琳琳拨通了一个电话:“我知道你在附近,快点过来接我。”

    话音一落,她就挂了电话。

    何深歌感到奇怪:“真的有人跟着我们?你早就知道这是骗子?”

    “不是,到了,我才知道不对劲。”

    “那你…….”

    “有个人在我的手机安装了GPS定位系统,他不会允许我离开他这么久的,他一定就在附近。”

    “你新交的男朋友?”

    “算吧。”

    “他这么做是不对的,你这么说,我怎么觉得你男朋友比那些骗子还恐怖?”

    洛琳琳沉默了会,有些无奈地说:“他控制欲有点强,不过他有度,只要我不愿意,他不会做。”

    “这个系统,你允许了?”

    “嗯,无所谓,我光明磊落,他只是想要一个安全感。”

    “你看着来,我有点担心你。”

    洛琳琳停了下来,盯着手机:“来,跟我走。”

    按照百度导航,她们终于走出了荒山野林,来到了附近的一个农村。

    有一辆出租车停靠在村落的门口,何深歌她们刚从田埂里出来,车门就打开了,一个男人快速地奔了过来。

    这个男人身子骨很挺拔端正,像是军人出身,面容清爽,不是很俊美,看上去很平凡,看到这个男人的一瞬,何深歌就想起来了这个男人。

    当初在深圳的Apex酒店,她就看见这个男人每次都会出现在那里,而且还要琳琳特意在旁陪着,当时她看到的是这个男人的背影,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他就是时先生。

    他直接将洛琳琳拉进怀里,半点也不在乎洛琳琳身上的脏臭,语气颇有些生气:“以后再跑,我把你绑起来。”

    洛琳琳一改往常冷硬的语气,柔声说:“磷一,我饿了。”

    “好,现在去吃饭。”男人转过来,温和的表情里没有丝毫情绪:“你好,我是琳琳的男朋友,我叫时磷一。”

    “你好,时先生,我是何深歌。”

    “我知道。”时磷一把目光重新放回了洛琳琳身上:“她经常跟我说起你,你是她最好的朋友。”

    没多久,他们一群人就重新回到了广西的火车站,在附近吃了一顿酸辣螺蛳粉后,就坐火车回了广州。

    时磷一把洛琳琳带走了。

    回到家后,何深歌看着空荡荡的房子,突然很想很想古槊,说来也巧,古槊就打电话过来了。

    他开口问:“到广西了吗?”

    “到了,已经搞定了,我已经回家了。”

    “这么快?”

    “嗯,因为有琳琳帮忙,就比较快了。”

    “吃了什么好吃的?”

    “广西正宗的螺蛳粉咯。”

    “还有呢?”

    “感觉不是很好吃,后面店家又突然变卦,不给钱了,我们就走了,一万块打水漂咯。”何深歌笑着说。

    “玩一趟也行。”

    “确实,玩了一趟,也是一个经历了。”何深歌躺在地板上,看着天花板,心想,人生果然不是一帆风顺的。

    接着,何深歌随意地跟古槊聊了几句,就洗澡,又开始准备发微博,幸好今天吃了一顿螺蛳粉,好歹有内容更新。

    正在编辑推文的时候,洛琳琳就发短信过来了。

    她说“我已经没当服务员了,托了磷一的关系,我到上海的莲居房地产公司工作,薪资很好,你放心,以后来上海找我,还有,别担心我,他是个好男人,只是,我不是个好女人。”

    何深歌的头后仰,靠着沙发,回想起当初刚认识洛琳琳的时候。

    高中认识的闺蜜,那时候的她就曾说过,以后她要成为卖房子的人,因为她家住在一个狭窄的房子里却要缴很多的租费,认为房子太能赚钱了,后来她高考失利,她复读一年,还是落榜,后来弟弟出车祸,妹妹成绩好,考上大学,没办法之下,高中学历的她只能当服务员,周转于各种酒店里,后来,她自考了大专,修的是市场营销专业。

    现在,她也算是完成了自己的梦想。

    何深歌看向旁边的电脑,叹息道:“博主这条路,什么时候是个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