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白瓷梅子汤 > 第六十四章 椒盐蒜香排骨
    古槊微愣,把相机撇开,咬下了那块豆腐,边吃边录像。

    何深歌回头,继续品尝其他的客家菜,偶尔跟家主黄先生讨论烹饪方法。

    录像结束后,大家吃饭的时间就花费了整整一个下午,古槊跟黄先生两个男人之间的话比较多,何深歌则是在旁边逗小孩子玩,顺带给小孩子辅导一下家庭作业。

    傍晚时分,两人坐了D1公交车来到了惠州西湖。

    第二天,两人在西湖逛了圈,划了下小船,又坐了公交车到附近的红花湖进行环湖骑行,行程一共十八公里。

    骑到了第五公里,何深歌就收到了何律师的消息“恭喜你无罪释放。”

    她看着波光粼粼的湖色,问旁边的古槊:“胜诉了。”

    “嗯。”古槊只是轻淡地应了声。

    其实,他早就猜到了结果。

    前段时间,他与夏寒故意下了个局让李佳蕙跳进去,拿到了录像,后来他还特意多次跟踪李佳蕙和高衎,才拿到了更加确凿的证据。

    只不过,这些事情没必要说。

    惠州之旅的最后一天,他们去了惠州的罗浮山,在附近的博罗县一家农户,吃了当地人做的冬瓜焖鸭,喝了五指毛桃汤,随后他们坐了条船横渡东江分支,来到了对岸的潼湖镇。

    在宽阔的大江之上,看见江水奔流的尽头是一颗如同火球的夕阳,还有那大片大片如同鱼鳞似的红色晚霞。

    他们打滴从潼湖镇的高速路口直接回广州。

    在这两天内,袁云舒也完成了当初和何深歌的交易,把成都美食剽窃事件恶化,增加何深歌的负面影响力,在法庭胜诉后,她又开始炒作何深歌的积极影响面,尤其是利用好人被诬陷的名头,更加能够吸粉。

    所以,当何深歌在回广州的路上,打开微博准备更新,微博是八万多的粉丝,有几十万的私信,都是安慰、鼓励、道歉、约见等等。

    她看向窗外那些稍纵即逝的浮光掠影,眼里蓄满了泪光,声音激动地有些嘶哑:“大叔,我火了。”

    先前那种夸父逐日的辛苦,现在她终于看见了一线曙光,这种感受就好比在沙漠里看见了绿洲一样欣喜。

    “正好,你可以发作品了。”

    “现在发吗?”

    “不,等会回去,我把视频后期处理一下,先上传到抖音,之后再上传到微博。”

    “后期处理,我会一点点,用爱剪辑。”

    古槊看向她,点了下头:“那自己编辑一下视频。”

    “但是,我水平还是不高,等我编辑好了,你能不能帮我看看哪里需要修改的?”

    “没问题。”

    “谢谢大叔。”何深歌扬脸一笑。

    古槊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以后的谢谢可以具体一点。”

    “具体?”

    “比如。”古槊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脸颊。

    她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脸上红晕浮起。

    一个多小时后,车子停在了何深歌租房大楼下。

    “司机,麻烦你稍等一下,我们上去一下就回来。”古槊说完就下了车。

    何深歌疑惑地看向他:“大叔,你不用送我上去,九楼有点高,你回去吧。”

    “回去收拾一下,上我那住。”

    “啊?”

    “别啊了,你也不想想,你去外边租房,还不如来我屋里,我那有一个空房间,你跟我平摊房费,两个人都能减轻负担,不是很划算?”

    何深歌心里暗暗算了算,好像还真有点划算。

    就因为划算这个理由,何深歌连夜收拾行李,兜兜转转,还是搬回来古槊的房子。

    当晚,古槊让何深歌在客厅编辑一下视频,他去收拾书房。

    后来,何深歌还是跟古槊挤在了一张床上。

    何深歌整个人都被古槊环抱着,动弹不得,她睁着眼睛,房间一片黑暗,只能感受到古槊的额头正抵着她的后脑勺。

    “大叔,你的书房给我当房间真的好吗?”她问。

    “不好,太难收拾了,还不如直接买张双人床,这个周末就去家居市场看看。”

    “哦。”她有些糊涂。

    这件事怎么就演变成了买床的事情?

    叮叮,床头柜上,何深歌的手机一直狂响。

    何深歌伸手拿过来,发现,大半夜的好多人在刷抖音,不停地在点赞和评论。

    “别看了,明天再回也行,睡觉。”古槊一把将她的手机拿走,板过她的身子,把她的脸蛋藏进了怀里。

    翌日。

    何深歌是被突然的强光给弄醒的。

    拉开窗帘的古槊俯身,在她那樱桃小嘴上啄了好几口。

    “大叔,你一大早,干嘛呢?我好困啊。”何深歌拉起被子,挡住了自己的脸蛋。

    他把被子掀开,又在她的小嘴上啄了口:“起床,跟我晨跑去,你今天可以回去上班了。”

    “人事部都没来消息叫我回去。”

    “相信我。”古槊将她整个人公主抱了起来。

    “大叔,其实我想辞职了。”

    古槊转身回去,把她重新放回床上:“那你继续睡。”

    “你怎么不劝我?都差不多三个月实习期满了,我居然又辞职。”

    “这是你的人生,谁都不能左右你的选择,即便是最爱你的人,他人只能给你建议,最后下决定的还是你自己,别为了他人而把自己的人生抛弃了。”

    何深歌会心一笑,就从床上走下来:“洗漱去,待会你跑步不要太快。”

    她还是选择先回行者旅行社工作,不管怎样,她要回去证明一下自己的清白。

    美国之旅视频在视频网的播出,获得了一致好评和期待,旅行社本来针对的中产阶段人群一下拓展到了高层成功人士,并且成功吸引了一些企业团建的合作,旅行社因此创建了一个新的部门专门为国际旅行服务,而这个部门的总编就由这回起死回生的古槊担任,宣传部门这边的主编则由杜库担任,何深歌在这次工作表现出色,直接转正,许清从曝光度超高,直接从设计师一任转型成为美食主播。

    部门的同事们都纷纷给何深歌送小礼物,表示自己当初误会她的歉意。

    何深歌等了一天,没等来许清,她最希望的是能跟许清和好。

    过了好几天,许清还是没有主动跟她聊天,她自己也纠结着该怎么开口。

    周五那晚。

    何深歌坐在饭桌前,一脸愁容。

    古槊看着她:“何小姐,我做饭有这么难吃?你也不能表现得这么明显啊。”

    “不是啊。”何深歌抬头看向披着蓝色围裙的古槊,忧愁地说:“到现在,清清都没跟我说话,你说,她是不是还在生气?”

    古槊见油锅已经烧红了,把剁碎的蒜蓉放入锅内,几秒钟的时间,他迅速将炸得金黄的蒜蓉捞起,然后把昨天夜里腌制好的排骨放入蒜油锅里,拧到中火。

    这样,他才转身来回答何深歌的话:“如果我这次尝试的椒盐蒜香排骨好吃,这回周末聚餐,我就邀请库头跟许清到我们家。”

    “对哦,周末聚餐。”何深歌即刻回魂,一脸壮士就义的神情:“大叔,你多做几次,就会很好吃了,我申请报名当你的小白鼠。”

    “嗯,接受你的报名。”古槊转身,嘴角微扬,手里轻轻地把炸得变色的排骨捞出来,放在事先铺了一层生菜的浅圆白瓷碟上。

    他撒上少量的五胡椒粉、椒盐粉等配料,再撒上刚才炸过的金黄色蒜蓉,再撒点葱花,满脸自信地端到何深歌的面前。

    何深歌夹了一块,咬了口:“表皮炸得很脆,能跟麦当劳的炸鸡一比,用姜葱蒜腌制一夜的排骨肉很香,而且很软腻,肉质不会硬。”

    当然,也有不足之处,比如肉质没有劲道,可能腌制的酱料放多了,有点咸,幸好有生菜搭配一下,可以调和。

    “怎么样?能不能荣幸地成为你今天微博的主题?”古槊有些紧张地盯着她看。

    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怎么就突然对下厨感兴趣,尤其是他还特别想得到何深歌这个女人的赞赏!自从她搬过来,他每天午休的时候,一吃外卖,就想自己下厨。

    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变成家庭煮夫,他只能把原因归结自己升上了总编,完成了当年的职业规划的顶点,现在转移目标了。

    “可以,很不错。”何深歌给他碗里也夹了块排骨:“大叔,那你赶紧去邀请清清他们明天来家里吃饭。”

    “好。”古槊急忙给杜库打了个电话:“库头,明天带上你女人来我家里聚餐,对啊,周末聚餐,别废话,挂了。”

    他正要挂,忽地皱起眉头来,一脸不耐烦:“椒盐蒜香排骨,我做的,就是我做的,不会死人,你要是吃死了,我给你下葬,记得带你女人来就对了,放心,深歌都说好吃,对啊,明天早上就过来尝尝。”

    等古槊挂了电话,何深歌眨眨眼:“怎么样,库头答应了吗?”

    “那肯定的,那小子不来,他是不想混了!”

    周六清早,何深歌大清早就把古槊拉去了市场买菜。

    古槊一脸没睡醒的模样,提着一个环保袋,跟在她的身后。

    市场大妈看着古槊,直夸:“靓女,你有福啊,找到这么好的老公,这么早就陪你来买菜!”

    “老公?”何深歌挑青瓜的手一顿,把头压得更低,不想让别人看见她的脸红得跟番茄一样。

    古槊被市场大妈这句话一夸,立即就醒了,旋即扬起灿烂的笑脸:“阿姨,你这话说的就对了,我家深歌遇见我这么好的老公,不知修了几辈子的福德…….嗷。”

    何深歌踩了他一脚,中断了他的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从菜市场出来,古槊听着各个菜摊大妈的夸奖,一直笑不拢嘴。

    何深歌用手戳了下他的肚子:“你别笑了,买的菜真的很多了。”

    只要大妈一夸,他就盲目地买买买,何深歌也无奈了。

    “嗯,不笑。”古槊努力地尝试着憋笑,但嘴角还是一直微翘着。

    “话说,你有没有问库头他们什么时候到啊?我们现在坐地铁回去,也要十几分钟。”

    “忘了。”

    何深歌回头瞪他。

    “我马上打电话去问。”古槊说着,就举起两手沉甸甸的十几袋食材。

    她正要伸手去拿,凑巧,她的手机铃声响起。

    更巧的是,来电人就是杜库。

    “库头,你什么时候来?”何深歌接了电话就问。

    “深歌,去不了,Reson给了个临时项目,一月份哈尔滨美食,我和清清还有何丽,凌晓月,徐锐五个人先去踩点,这段时间,你先跟副编那一组。”

    “好,我明白了。”何深歌握着手机,满脸笑意一下子就变成了满脸失落。

    “深歌,深歌。”手机那头传来了轻灵的女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