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白瓷梅子汤 > 第五十章 绿豆糕
    第五十章绿豆糕

    “大叔,你不是上了红石尖吗?怎么下山了?”何深歌不解地问。

    “人手不够,我向总部那里要了个人过来。”

    “人?”

    何深歌朝身后望了眼,发现梁小户旁边还跟着一个年轻的男生,穿着蓝色长袖格子衫,瘦瘦高高的,戴着厚厚的黑框眼镜,斯斯文文的。

    她扭头看古槊:“宣传部里,好像没有这个人啊。”

    “音频编辑,电子商务部门的副编。”

    “嗯,看起来有点儿像程序员啊。”

    “电子商务部门的都是程序员,基本上都是电子信息,电子商务,网络信息等产业出身。”

    “恩恩。”何深歌对那个男生颇有兴趣:“你说,那他在网上营销这方面应该很可以咯?”

    “对,听闻他的副业就是微商,开微店那些,比他在行者赚的还多。”

    “你怎么不整些副业?我想想,我当初也有点傻,应该先不要把教师的职业辞了,美食博主应该先从副业做起,再慢慢转正。”

    古槊瞅了她一眼,淡笑:“现在后悔了?”

    她摇了摇头:“不后悔。”

    在某些事上,人们在做选择的时候,要选择自己能够承受的,否则,就要承受所选择的后果,显然,何深歌必须为自己当初一时热血和冲动,承受这一切会带来的后果。

    到了餐厅,同事们正吃得欢快。

    李佳蕙见到古槊回来了,就急忙起身,走到古槊的旁边附耳说了几句话,眼神一直往沈二集团所属的厨师身上瞟。

    古槊嘴角带笑,静静地听着。

    其实,李佳蕙话里的意思很显然,团队的领导回来,自然要去应酬这饭局里一些大人物。

    何深歌主动地松开了古槊的手。

    古槊侧目觑了她一眼,快速地握住她的手,面朝李佳蕙:“辛苦Gory,你找个位置吃饭吧,待会给夏寒安排一下酒店的房间。”

    “夏寒?”李佳蕙连忙看了下周遭,发现了新来的一个员工:“古大,夏寒好像不是宣传部的啊,他签保密协议了吗?”

    “你安排就行了,从今天起,他就是我们团队的人。”

    “好。”

    古槊抬脚,牵着何深歌准备往饭桌走去。

    就在这时,李佳蕙很不识趣地拉住了何深歌的手:“小何啊,你刚才去哪里了?我有些事要跟你说。”

    何深歌停了下来,再次松开了古槊的手:“大叔,你忙你的事情吧,忙完了,我再去找你。”

    “嗯。”古槊没再坚持,只是漫不经心地扫了李佳蕙一眼,神情有些不悦。

    古槊坐下来,才发现,他的旁边正好是袁云舒,她正拿着酒杯,与酒店的管理人碰了碰杯。

    “少喝点,前段时间洗的胃,现在才刚好。”他立即按下了袁云舒的酒杯,对云舒低声说了句。

    下一秒,他便对酒店的管理人微笑相对,举起酒杯:“不好意思,有点事耽误了,来晚了,自罚一杯。”

    “这算啥子事,你不在,我正好可以跟漂亮的袁总聊聊。”酒店的管理人似乎喝高了。

    “既然陈经理这么说,那我就走吧。”

    “那不行,你走了,谁陪我喝啊?”

    很快,古槊就跟饭局里几个大人物周旋起来。

    这头,李佳蕙把何深歌拉到了沈修砚旁侧坐下,起初何深歌并没有注意。

    她边拆碗筷,边问:“Gory姐,什么事啊?”

    “也没什么,我就是想跟你说一下,明天洛带古镇那一期,原定的时间是早上,你看这大家都喝开了,可能会耽误时间,就改成了下午,你能不能把明天那一期主播的稿子精炼一些,省省时间,多用景来拖时间。”

    “没事,我晚点把稿子改动一下,但是,Gory姐,能不能不要用景来拖时间,洛带古镇那里美食也很多,可以录制当地人挑菜买菜的过程也可以。”

    李佳蕙的表情微变,但她硬是挤出笑来:“这事,轮不得我做主,要不你跟沈总商量?投资方没问题的话,我们这边也没什么问题。”

    她说着,就推搡了下何深歌,致使何深歌的肩膀不小心触碰到了右手边的沈修砚。

    沈修砚正浑身散发着低气压地坐在那里,旁人都在想尽办法且嬉皮笑脸地想要跟他碰个酒,说句话,但他今晚不知为什么,只是静静地喝酒,菜也不夹,只是那一双诡谲难辨的眸子偶尔盯着餐厅的入口。

    经何深歌这么一碰,他出乎意料地拿起了茶壶,往何深歌刚拆开的茶杯里倒入了茶水,还亲自洗涮了一下,又重新倒满了一杯,递到她的面前。

    旁侧的酒店主厨,沈二集团的厨师以及对面坐着的何丽肖克注意到了,看向何深歌的眼神就变了。

    “谢谢。”何深歌连忙端起茶杯,吮了口茶。

    “要跟我说什么?”沈修砚那双眸子犹如深海一般,紧紧地看着她那一双被茶水滋润过的红唇。

    许是酒喝多了,他看着这红唇,竟想不顾所有人,不顾自己的立场,一亲芳泽。

    “没什么。”她淡淡地回应。

    何深歌看出沈修砚的脸色有些微红,眼神有些迷离,可能喝大了,这种情况,她还是不要招惹他为好。

    以前,他们毕业了,她好不容易在深圳的一所小学当了合同制老师,沈修砚也紧跟过来,进了一家小企业。

    晚上,他应酬回来,喝的酩酊大醉,像个没人要的孩子,不断地向何深歌提出各种奇怪的要求,比如要何深歌抱着他,唱摇篮曲,哄他睡觉。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她夹了一块鸡肉放到沈修砚碗里:“沈总,这里的鸡肉很好吃,你尝尝。”

    沈修砚的喉头轻轻地滚动了几下:“是这期的主题?”

    “嗯。”

    他咀嚼了几口,放下筷子:“是挺不错,其他的菜呢?哪些好吃?”

    滋滋,手机发出强烈的震动。

    何深歌给沈修砚介绍了几样菜式后,就赶紧拿起手机,看了眼,是微博的消息。

    “不好意思,沈总,我这有点事。”何深歌一脸歉意,拿起手机,就走到旁侧的沙发坐下了。

    沈修砚提起筷子,把她介绍的几样菜尝了几口后,瞥见她依旧坐在沙发上,笑眯眯地盯着手机。

    他重重地放下了筷子,又拿起酒杯,自斟自饮。

    约莫半个多小时过去,大家都酒足饭饱了,不少人离开了饭局,独留几个人仍在喝酒吹牛皮。

    李佳蕙跟沈二饮食集团的主厨聊得甚好,她的目光有意无意地瞟了瞟何深歌、沈修砚、古槊和袁云舒四个人,目光流连之际,暗地里泛起冷笑。

    很快,沈修砚拒绝了别人的敬酒,面无表情地走到了沙发处,坐在了何深歌的旁侧。

    听到动静的何深歌下意识地抬头,瞧见是沈修砚,又低下了头,仿佛他是个无足轻要的人。

    “你以前不是说,食不语,寝不言?”他冷意沉沉地说。

    何深歌还是盯着手机屏幕:“沈总是以老同学的身份跟我说话?”

    “不如说老情人?”

    她一下子关了手机屏幕,抬头,冷脸相对:“沈修砚,在深圳的时候,我们不是说好了,不要提从前?”

    “深歌,我们能不能好好聊聊?”

    “抱歉,我觉得跟你没什么好聊的,过去的事情,你也不用解释,你抛弃了我,可是,我也抛弃了你,我最后还是没去火车站。”

    话音一落,何深歌拿起手机就离开了餐厅。

    沈修砚渐渐地握紧了拳头,清冷的眸子里竟然出现一丝不易察觉的痛苦,确实,他感觉此刻的自己就好像遭受这蚀骨噬心的疼痛。

    出了餐厅后,何深歌进了电梯,准备回房间。

    电梯门即将合上的那一刻,古槊追了上来。

    她赶紧按住电梯门。

    古槊进来后,她赶紧扶住他:“你怎么也出来了?”

    “看你走了,我才有借口脱身。”古槊似乎喝的有点多,身子有点发软,不知觉就逐渐把全身的重量压在了何深歌的身上。

    她闻到了他身上浓郁的酒气,蹙了下眉:“大叔,你要不要吃点醒酒药?”

    “嗯,我包里有。”古槊往后背伸手,摸了个空:“咦,好像丢在餐厅了。”

    “我送你回房间,我待会回去给你拿。”

    “不用。”

    出了电梯后,他给袁云舒打了个电话:“云舒,给你个脱身机会,把我的包拿上来。”

    何深歌扶着古槊进了他的房间,不一会儿,门铃响了。

    脸色红润的袁云舒把重重地背包丢了进来,眉眼尽是冷傲:“替我谢谢他。”

    “袁总,这里有解酒药,你要不要吃?”何深歌见她似乎也喝醉了。

    “嗯。”

    何深歌让袁云舒进来,她去古槊的包里拿药,顺便给她拿瓶矿泉水。

    等她回头,发现袁云舒与古槊对坐,不知道古槊说了什么,这段时间袁云舒表现的就跟一个优雅独立的成功女性,此刻却笑得前俯后仰。

    “袁总,这是药,还有水。”何深歌把药和水放在了他们中间的小茶几上。

    “谢谢。”袁云舒努力地藏起笑意。

    古槊朝着何深歌,出声道:“深歌,U盘里有阴阳界的照片,你拿回去更新微博,对,还有绿豆糕,你拿回去吃吧,我刚才看你在餐厅都没吃到东西,一直拿着手机,肯定又是忙着回复粉丝。”

    “好,谢谢大叔。”她放开了他,蹲身,打开他的背包,取出了他的电脑,打开电脑,扭头过来,神情淡然:“大叔,你电脑的密码是什么?”

    “你。”古槊微愣。

    “除非库头回来,不然我不会走的。”她闷闷地说着。

    难不成她离开了,就剩下他和袁云舒两个人在房间里旧情复燃?不,她才不会这么做。

    古槊迟疑了会,从椅子上起来,主动地坐在了她的旁边,输入了电脑密码:“我帮你修一下图,你再发,你先想想内容,你今天的公众文发了吗?”

    “发了,就差微博。”

    袁云舒突然也凑了过来:“你的美食就只有微博一条宣传途径吗?”

    “她刚起步,想让她从博主做起,再慢慢拓展渠道,主要是现在她一个人,又有工作,可能会顾及不了。”

    “这样不行,渠道太单一了,宣传力度不够,个人品牌知名度提不上。”

    “微博正在逐步推广中,差不多了,我想着后期让她多渠道发展,顺便拉一些业内人士和赞助商,保证充足的资金和人脉。”

    “一个人很难的,除非她自己建立一个团队,一般企业也不是瞎子,不会倚靠个人,除非她真的是爆红了,光凭一张脸一个名字就是金钱。”

    …….

    他们两个就着她的事情进行了一番热烈的讨论,而她却没有插话的机会,只能默默地在旁边打开绿豆糕的包装盒,自己拿起一块块的糕点放入嘴里。

    嚼了几口,不算很甜,吃多还是会腻。

    “好吃吗?”古槊回头问了她一句。

    她露出笑脸:“挺好吃的。”

    “我走了,不打扰你们。”袁云舒起身。

    “我送你吧,袁总。”

    “没事,你忙你们的。”她浅然一笑,出了房门。

    随后,古槊就跟她说,图片修好了,让她看看,就在何深歌看修后的图片时,杜库轻轻推开门,准备进来,古槊瞪了他一眼,杜库讪讪然地退后两步,悄悄地把门重新合上。

    微醺的古槊后半夜就酒醒了,他低头,何深歌像只猫咪一样匍匐在他的腿上,双目微阖,睡得正酣。

    他的右手轻柔地揩拭掉何深歌嘴角的糕点沫,眸光越来越温柔。

    这个女人刚才还一脸笑嘻嘻地说绿豆糕很有绿豆的味道,还说没有塑胶味,真不知道她以前对绿豆糕是有怎样的偏见,不过,能吃着吃着就睡着的女人,真像猪,睡觉的样子倒是很安静,有点可爱。

    月色如水,他并不知道,自己心底有别样的情愫正在发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