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白瓷梅子汤 > 第三十六章 宋嫂鱼羹
    “方才沈总提及的一些细节问题,是我在昨晚整理文稿的时候,擅自修改了,因为时间仓促的缘故,Gory姐还没有来得及看。”何深歌一脸从容地说。

    沈修砚看着何深歌,双手合十放在桌面上,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说说看,你修改的理由。”

    “巴蜀文化之一有茶文化,而成都中有一种独特的茶船文化,叫做盖碗茶文化,一般在喝茶的同时,巴蜀人可以听评书,或者听戏,恰好在锦里这一带,茶楼戏楼最为出名,其他几期的景点区域里虽然有茶,但不是特别显著,茶的品种也不是特别出名,成都最为出名就是蒲江雀舌……”

    “嗯,你的想法可以,那就按你修改后的文案进行。”沈修砚那冷峻的面容露出浅浅的笑,他起身,转向社长Reson说:“这个新人不错。”

    Reson站起来,笑容可掬:“不及沈总手下人才啊。”

    “好好栽培。”

    “一定一定。”Reson伸出手:“沈总,接下来,合作愉快。”

    “嗯。”沈修砚与Reson握了握手。

    他们几个领导层的人互相握手,便散了会。

    何深歌抱着文案离开,眼角余光瞥到一道凌厉的视线从左后方扫了过来,她立即感受到一股的阴寒气流从脚底下爬了上来,有一种芒刺在背的感觉。

    她微微转头看向后方,迎面就对上了李佳蕙紧盯着自己的一双锐利且充满恨意的眼睛。

    显然,李佳蕙因为这个会议记恨上自己了,看来自己日后的职场生活不是很好过啊,本来她想息事宁人,但她也完全没有想到,会议上的沈修砚发了疯似的针对李佳蕙,看起来像是护着头幼崽的狮子。

    下午下班前,古槊叫该项目所有参与人员开了个小会。

    他在会议上,满面春风地通知:“沈总那边财务核算通过,哈里、沈二和麦色瑞三方一致同意实施成都美食项目。”

    这时,肖克站起来:“麻烦各位在月底前,把身份证信息发给我,我给大家订动车票,按照方案计划,本来我们应该坐十月十三号八点多的动车,二等座,十个小时的时间。”

    众人一听,均是崩溃的神情。

    “这么久!屁股都坐扁了。”梁小户忍不住吐槽。

    旁边的杜库皱起眉头:“摄影设备那些不好拿啊。”

    “你们都觉很累吧?”肖克勾唇一笑,眨了眨眼:“沈总也觉得很累。”

    众人眼睛一亮。

    “沈总特意私人赞助了十万交通费,确保我们一路上都是轻松的,所以,我们全体坐飞机,只有两个小时哦。”肖克的眼睛闪闪发光。

    古槊笑了笑:“除了这个好消息,还有个好消息,今晚社长做东,全员今晚七点到附近万达商城的杭州菜馆集合,大家可以准时下班。”

    “哦也!”大家欢呼着。

    何深歌与古槊看向对方,眼里带笑。

    入秋后的七点,天空已经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黑纱。

    行者旅行社参与项目的九个人员都来齐了,其中连近来很少露面的Rose这一次罕见出席,外加社长,还有迟迟而来代表麦色瑞的袁云舒三人,哈里与沈二饮食代表的沈修砚三人,一共十六个人,刚好包下了杭州菜馆里的特大包厢。

    杭州菜馆的装修精致,具有风清日丽的风格,里面正中央有着尽显湖光山色的假山假树流水池塘,店里干净整洁,到处都摆置着精美的艺术品。

    每一个包厢都有专门的茶艺师傅在旁服务,整个包厢都是茶香四溢,非常适合文人雅客到此小聚,这一点,这家杭州菜馆很彰显水乡小镇生活的安静惬意。

    何深歌从餐厅的选择就很佩服社长,能从一个喧嚣的城市里挑选一个优雅宁静的地方吃饭,就足以看出这个人的风雅品性。

    “桂中绿。”茶艺师傅一一给大家斟了一杯茶,之后告诉大家,茶道礼节与喝茶的顺序。

    何深歌先是端详了一下,纯白的瓷杯,淡绿色的茶水里沉浮着点点舒展开来的绿叶和淡黄色的桂花,再接着,轻轻端起瓷杯,嗅了嗅,绿茶的清香很浓郁,再嗅,就会闻到淡淡的桂花的甜香,最后,她轻吮了一口,嘴里尽是清甜。

    大家开始低头,小声谈论这茶的滋味。

    何深歌旁边坐着许清,另一边坐着肖克,许清正和杜库交谈,肖克正和哈里的财务人员聊天,她正好也不想说什么,一心沉醉于这桂花绿茶里。

    但她并不知道,斜对方的沈修砚,一边跟社长和袁云舒聊天,眼神却经常地往何深歌那边瞟。

    上层领导在交谈,点菜的责任自然落到了古槊的身上。

    古槊起身,走到何深歌身后,附耳:“跟我出来。”

    何深歌不明所以,不过自己也没事,就跟着出去了。

    “出来干嘛?”她问。

    “点菜。”古槊自顾自地走在前面。

    他们来到了前台,古槊拿了菜单和笔,就着最近的餐桌坐下,把菜单和笔推到何深歌面前:“你点,我对美食不熟。”

    “可是,这不是要看,领导的喜好吗?”

    “嗯,你挑,我边跟你说。”

    “好。”何深歌翻开菜单。

    “Reson实际上比较偏好吃西餐,西餐熟食少,你可以点些凉菜,Rose是美食家,她什么都吃,云舒,她不大能吃辣,少点辣菜,她手底下两个外国人,跟Reson一样,你也不用在意,他们国外来的,就应该尝尝中国菜,另外沈总那边,财务代表,不清楚,沈二代表,你要选有特色的,还有沈总……”

    “他不吃带蒜的,也不喜欢任何看上去有毛的菜,你放心好了。”

    古槊看着她,没回应。

    光顾着点菜的何深歌只是出于本能反应,她脑子想着点菜在宴会上是很重要的环节,自己不能有所疏漏。

    她选了几道菜,把菜单推到古槊面前:“你看看,我点的行不行?”

    菊英面、干拌片川、虾仁烧麦、温蟹、酒醉花螺、素卷、八宝鱼头汤、西湖醋鱼、糯米仔排、东坡肉、钱江肉丝、宋嫂鱼羹、话梅浸小番茄、松露酱羊肚菌炒白芦笋、传统虾油卤老鸭、炎夏湖畔小炒,杨枝甘露。

    “两个汤?”古槊问。

    “宋嫂鱼羹不是汤。”

    “嗯,那就留着,这个面和烧麦,不适合在这样的场合出现,话梅浸小番茄属于饭后,杨枝甘露就一份饮料不可以,最重要是酒!其他的还可以,就是菜少了些,不能按人头的来出菜,要看坐的人,配什么菜。”

    古槊用手点了几个,语气有些冷淡:“龙井虾、叫花鸡、素火腿、栗子冬菇,十七个菜,一个汤,一份饭后水果,饮料就一个也没事,还不如茶艺师傅,剩下的酒,我来,你回去吧。”

    “嗯。”

    何深歌犹豫了会,心里有些奇怪,古槊向来不会说对自己这么冷淡的。

    “你站着干嘛?”古槊抬头,冷漠地扫了她一眼。

    “哦。”何深歌一脸懵地回到包厢,百思不得其解。

    约莫八点左右,饭菜终于上来了,大圆桌根本放不下,幸好饭菜上桌顺序是订好的,饭前汤,饭后果,饮料主要放在肖克那里,肖克负责倒饮料,至于酒,每个领导旁边都会有酒,互相倒互相敬。

    起初,何深歌没人搭理,想拍照,又碍于场合的不合适,只能品尝后,偷偷地在桌子底下用手机记下味道,也顺带把菜名记住了,她打算改天赚了钱再带闺蜜过来吃上一趟。

    觥筹交错之间。

    桌子靠窗这头,袁云舒脸上微红,笑着跟沈修砚说话,手上忙不迭往沈修砚的酒杯倒满了香槟。

    桌子靠门这头,何深歌的木筷子正往一个白色瓷碟上缓缓伸去,叶状的瓷碟上被展开的鱼放在上头,看上去由于两条鱼躺在橙红色的汁水里互相对游着。

    何深歌的手不够长,但她真的很想尝一尝宋嫂鱼羹这道菜,她就站起身来。

    当她的筷子即将碰到那金汁浇灌的鱼肉的一瞬间,一道清冷的呵斥吓得她的手缩了一下。

    “那碟菜,不能吃!”

    众人也是一愣,略有些疑惑又有些惊惧地看向沈修砚。

    沈修砚这句严厉呵斥犹如石子入湖,激起了一时的动荡,随后回归平静,但同时把这喧哗的包厢一下子就陷入了窒息的安静。

    沈修砚握着酒杯的手紧了几分,他的眸子凝视着僵化了的何深歌,语气放柔了些:“深歌,那是鱼。”

    何深歌抬脸,神色淡然:“沈总,我知道。”

    话音一落,她的筷子毫不犹豫地夹了块鱼肉,放入口中,然后坐下,仔细地咀嚼品尝。

    众人此刻的脸上神情均是变了变。

    社长有些恼,生怕自己手头下的员工得罪了财主;李佳蕙不屑,认为何深歌不识抬举;袁云舒精明的眼睛一下洞察了这两人之间的关系;许清焦急,害怕何深歌丢了饭碗。

    唯独古槊冷静如常,自顾自地往自己杯里倒满了酒,仰头一口饮尽。

    “不好意思,Reson,我有事离开一下。”沈修砚整张脸变得如同乌云一般黑沉沉,他放下酒杯,忿然离开。

    社长忙追了出去,却被袁云舒拦下:“Reson,你手下的员工很有前途,来一杯。”

    “好。”社长堆起笑脸,迎了一杯酒。

    袁云舒应酬过很多的酒局,比较擅长调节气氛,她举杯,对着何深歌说:“我敬你一杯,勇气可嘉,文案也做的不错。”

    刚好拿起酒杯的何深歌一顿,举止倒也落落大方,起身对袁云舒举了杯子,她们相视着,淡淡一笑,一口干。

    旋即,众人又开始了互相敬酒,偶尔吃菜。

    鲜少应酬的何深歌因了刚才这么一闹,本来众人还忽略了她,现在都开始轮番跟她敬。

    不消半个小时,她的胃隐隐作疼,却抵挡不住别人递过来的酒杯,又几杯酒下肚,她的眼神变得迷离起来,眼前敬酒的人也看不清是谁了,恍恍惚惚的人脸,来来去去,自己的四肢也渐渐像吹涨了的气球,变得轻飘飘。

    有个好像杜库的男人凑过来,嘴巴动了动,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就给她的酒杯倒满了酒。

    何深歌摆摆手,拒绝了敬酒,勉强地起身:“不喝了,我上个厕所。”

    “深歌,你这不是借尿遁吗?”

    “真喝不下。”何深歌身姿略有些摇晃地扶门离开。

    从包厢出来后,她扶着墙,慢悠悠地朝着厕所那边挪步。

    突然,一道黑影挡住了她的去路。

    她抬头,对上了一双阴冷的眸子。

    “快把药吃了。”面前的男人把一袋子过敏药递给她。

    扶着墙的何深歌眯起眼,虽然看不清面前的人,她依稀能辨认的出这清冷的声音是谁,她推开了男人的手:“谢谢沈总的好意,我不需要。”

    “刚才我看见你吃了很多海鲜,还是吃点药。”

    “不。”

    推脱之间,那袋子药掉落在铺了木板的地面上。

    沈修砚眸子一冷,蹲下身,拿起那袋药,把药打开取出来:“赶紧吃了!”

    “我都说我不要!”何深歌眉头紧蹙,不悦地用双手抵制着沈修砚。

    兴许是酒喝多了,也可能是海鲜吃多了,反正整个胃疼得难受,她一时忍不住,吐了沈修砚一身。

    沈修砚看着自己一身的污秽,脸更黑了,语气更是冰冷又尖锐:“没有我,你就不能照顾你自己?你是不是要我回来照顾你?行啊,我们和好!”

    何深歌用尽全身力气想把沈修砚推开,但沈修砚纹丝不动,她却因为站不稳,踉踉跄跄地后退几步,软弱无力的双脚不知怎么地绊在了一块,她一下瘫坐在地上。

    沈修砚迈出了一步,想去扶起她。

    她却扬起脸,那张向来淡雅的脸此刻怒目一瞪:“你别过来!”

    “深歌。”沈修砚始终不敢再进一步。

    “当初。”她似乎从嘴里吐出带血的一字一词,双目腥红,脸蛋因酒醉更是通红一片:“你去美国的那一刻,你就没有在意我的死活,现在算什么?”

    她嘴角微勾,冷笑:“沈总,不要装情深,你这副假惺惺的模样,真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