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白瓷梅子汤 > 第三十五章 蒲江雀舌
    正喝着粥的何深歌冷不丁想起了什么,立即跑到会议室,紧张地问:“大叔,文案不是经过你的同意之后,要拿去给肖克和何丽吗?他们还没来,现在文案的路线计划,经费其他事情都没整理出来……”

    “这些简单,我已经搞定了。”古槊放下最后一份文案,走过来,微微弯腰,盯着何深歌的脸看。

    她微微赫然:“你看什么?”

    “以后少熬夜。”他伸出手,捏了捏何深歌的脸蛋。

    “哦哦。”

    “还有,扣子都扣好。”他伸手硬是把何深歌解开的两个扣子给扣上了。

    扣子一扣上,脖子有点儿勒,她觉得不大舒服,用手摸了摸脖子:“感觉脖子好像被人用绳子捆住一样,不是很舒服。”

    “那也要扣,不然就换一件衣服。”古槊的语气不容置疑。

    “好咯。”

    古槊瞥了眼何深歌那不大情愿的模样,用手在她的眉心轻轻地一扫:“穿的舒服才好,正装太束缚人。”

    “跟你一样穿T恤?”

    他回想以前何深歌在自己面前穿T恤牛仔裤的模样,挺保守。

    然后,他点了下头:“可以。”

    “好啊。”何深歌笑意盈盈地看着他,心想,那以后如果他们两个人的T恤颜色一样,那不就是情侣装了?

    “我把会议推到了午饭后,你不用着急,先回去洗漱一下。”

    “那你呢?”

    “我不能随意请假,除了这个项目,我还有其他的项目需要处理。”

    何深歌看着他那眉眼里的倦态,略有些心疼:“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或者我能帮上忙的。”

    “不用,你去回家睡会,养好精神,下午那场仗,你打不好的话。”他抬手揉了揉何深歌的发丝:“我怕你又生气来踹我的门。”

    她一愣,回想起先前,有些愠气,重重地哼了一声,愤然道::“我哪有这么容易生气。”

    “你回去休息吧,剩下的,交给我。”古槊的眼底露出淡淡的笑意。

    她纠结着。

    昨晚好歹古槊也是陪了她熬夜加班啊,这个时候,自己回去休息,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继续工作,自己好像有点像是过河拆桥,冷血了一些。

    古槊浅笑,伸手一揽,轻轻一抱,把下巴抵在何深歌那小小的肩膀上。

    她微微一怔,不知所措。

    这会,略带宠溺的语气在她的耳边响起:“在你这里靠会,就够了。”

    “你也不能太拼了。”

    他低低笑了一声:“我会休息的,累的时候,就把办公室的帘子拉下,门关上,自己在里面睡觉,你们都不知道。”

    “你把这个秘密告诉我,不怕我告诉社长?”

    “你不会的。”古槊放开了她,将她推出会议室:“回去休息。”

    “好。”何深歌走了一步,又回头看他:“你记得休息啊!”

    “放心。”

    她又走了几步,又回头:“艇仔粥很好喝,又滑又甜。”

    “你喜欢就行。”

    “大叔。”何深歌展颜一笑:“谢谢你。”

    “嗯。”古槊看着那张焕发光彩的笑脸,心脏处微微有些触动,他果断地合上了会议室的门,转身,集中注意力放在会议室的电脑上。

    刚过正午,何深歌换了身干净的正装回来,她一脸兴奋又期待地一路背着演讲稿进来,当她踏进了部门后,她顿时停住了背诵的声音,脸上的笑意骤然消失,她慢慢地往自己的工位走过去。

    这时,李佳蕙正坐在她的工位上,翻看着她做好的文案策划。

    “Gory姐。”何深歌站在一旁,低眉顺眼地喊了句。

    “你这文案做好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我们不是要合作写文案的吗?”李佳蕙慢条斯理地问。

    “昨晚才赶出来的,因为太累了,一时忘记了,抱歉。”

    “小何啊,这事你及时跟我反映啊!我这几天,天天盼着你来找我问问题,心里怕你做不出来,袁总又得说我,文案做不好了。”

    “不好意思,我怕打扰你,我想找你,看你好像挺忙的。”

    李佳蕙合上文案,站起来,挑了挑眉:“再忙也要指导你一下,不是?当初可不是你说要我指导你吗?”

    “是的,现在我能做出这个文案,也是全靠之前Gory姐的指导。”何深歌淡淡地说。

    李佳蕙冷冷地睨了她一眼:“会议上要用的PPT呢?我在你的电脑上没看见啊。”

    “我拷在了U盘里,担心出了状况。”

    “拿给我看看,有什么错的,趁着还有半个小时,赶紧改了,免得待会又被袁总责骂。”李佳蕙朝她摊开了右手。

    何深歌握着演讲稿的手微微收紧。

    “快点啊!”李佳蕙瞟了眼墙上的挂钟,有些着急。

    距离会议还有二十分钟左右,古槊这时跟着社长到楼下接沈总和袁总,她必须要在这时候把何深歌手里的方案拿到手。

    “小何啊,你要知道,我才是你实习期内的导师,就算古大给出评分多高,我这个导师的分数才是社长最为看重的,上一次会议的过错,社长已经对你还有古大有了意见。”李佳蕙皮笑肉不笑地把手重重地压在了何深歌的肩上。

    何深歌觑了眼那只手,胃部感到一阵厌恶,不过她还是迅速把演讲稿放下,从包里掏出了U盘,递给她:“麻烦Gory姐再帮忙看看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我及时给改了。”

    “这就不用了,你昨晚熬夜,也够累了,有什么错的,我就替你改了吧。”

    “好,谢谢Gory姐。”何深歌握了握拳头,内心极其愤怒,却只能选择息事宁人。

    “咦。”李佳蕙眼尖地看见了桌面上的演讲稿:“你倒是细心啊,连我要在会议上用的演讲稿都准备好了啊!”

    “这……”何深歌一脸错愕,回想过来,气的浑身颤抖。

    李佳蕙那涂了大红豆蔻的手轻盈拿起演讲稿,嘴角扬起嘲讽的笑,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你的办事能力还是可以的,但是,不是你的事情,还是不要做了,毕竟我平常用什么的话语,你怎么知道呢?这演讲稿,我看看符不符合我的风格。”

    闻言,何深歌怒意上脸,握着拳头的指关节微微泛白。

    “小何,我看你年纪也不小了,好像之前也是混过职场的人,有些职场道理,应该不需要姐再来教你吧?”

    何深歌满心不甘,但她只能咬紧牙关,撑起笑:“知道,这都是我的错,下次不会了。”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准备一下,待会就要开会了。”她顿了下,压低声音:“在这样重要的会议上,有些话,你要掂量清楚了再说,别像上次那样莽撞。”

    她深吸了一口气,垂下眼睑:“知道了,谢谢Gory姐的提醒。”

    李佳蕙看着她那低声下气的模样,心里尽是痛快,露出讥讽的笑,从何深歌的工位上顺走了文案和演讲稿,慢悠悠地离开。

    何深歌看着空空的办公桌,胸腔涌起了一股子酸楚,眼底微微泛红,但她只能装作若无其事地收拾会议上要用的东西。

    半刻钟后。

    古槊把会议室用的电子笔递给何深歌,以为接下来就是她发言,可,何深歌默默地把电子笔递给了李佳蕙。

    “各位领导,下午好,接下来,我要讲的是近几年网红饮食店爆红的数据背后…….”李佳蕙一副自鸣得意地站在了会议室的正中央。

    一见是李佳蕙上台,古槊眉宇微蹙,鲜少地露出极大的不悦。

    这回,李佳蕙花了二十来分钟原封不动地把演讲稿的内容背了一遍。

    底下的何深歌不得不佩服李佳蕙的记忆力跟她的嘴皮子一样很强。

    “把美食和成都的历史故事结合起来,这点不错。”袁云舒依旧面无表情地点评,哪怕这句话里是称赞。

    袁云舒又翻了翻文案:“这回数据做的可以,能从别人的数据里找理由,很好,每一期的安排紧密,内容丰富之余还有重点,我们后期的广告策划,大概也能明了。”

    “谢谢袁总。”李佳蕙露出舒心的微笑。

    会议上的静默让大家都认为这一次可以顺利通过了。

    在一旁坐着的古槊面色深沉,突然问:“袁总对这个方案,没别的想法或者问题?”

    这话一出,正开心着的社长Reson沉下脸,侧目瞟了古槊一眼,暗示“你到底想干嘛?”

    古槊置之不理,只是看着袁云舒。

    之前古槊还让她不要提问题,她难得看在他的面子上,私心一回,这人却要她提问题。

    袁云舒斟酌了会,身子往后一靠,双手抱胸:“我想知道,本来说好你们负责录制和拍照,我们负责后期的广告宣传,怎么突然加上了你们的微博和微信要保持跟踪性的宣传?不是说好,要做保密工作?”

    李佳蕙的笑渐渐凝固,脑子快速转动着,然后咬咬牙回答:“这个,是为了引起市场的热度,先放个预告,让观众保持好奇心,当然我们不会透露太多,保密工作还是会按照合同做好的。”

    回答完问题,李佳蕙神色变得有些紧张。

    从这模棱两可的回答中,袁云舒大抵明白了古槊前后态度的转变,不过,这是他女人的职场,与她何干?谁还不是从底层爬起来?

    她转脸,轻飘飘地看了李佳蕙一眼:“嗯,不要让我们后期的宣传难做就行。”

    “好,我会记住的。”李佳蕙松了口气。

    这时,笔挺地端坐着的沈修砚没抬头,眸子紧紧地盯着何深歌,主动开了口:“稍后,我的会计师会对账务进行核算,没什么问题就可以实施。”

    听到这句话,李佳蕙算是彻底松了口气,心里幻想着,事成后,自己应该能凭着这个大项目爬上古槊的位置。

    但下一秒,沈修砚瞬间沉下脸,眸光慢慢地透出冷霜气息:“李小姐,这个十二期的选题,你原本的设计意图是什么?”

    “这个。”李佳蕙一时慌了。

    刚才,他就一直观察着何深歌脸部的表情。

    当年,何深歌刚进入职场,不懂职场的勾心斗角,吃了亏,就会露出低眉顺眼的样子,没有笑容,一直咬紧下唇,自己死死忍着,把所有的愤怒压在心底。

    还和何深歌一起的时候,沈修砚觉得自己不是教师那一行,也不懂怎么帮她,自己因为父亲的关系,在小公司,人人都看他的脸色,也没受到任何的委屈,也不知道职场这水里的深浅,认为那会的何深歌情绪太起伏波动了,

    像个疯子,老是回到租房就吐槽学校的领导,学生的家长。

    他听的不耐烦,就冲她吼了一句:“这都是小事,这本来就是你的工作啊,你说那么多有什么用?你就是人际交往能力不行。”

    后来他到了美国,进了父亲的公司,那些元老级的股东总虎视眈眈地盯着他,几乎想要把他生吞了,他才回想起来,自己那句话对何深歌来说,比起其他人对她的刁难,伤害堪比一把捅心的刀。

    现在又看见她这么委屈的模样,自己就怒了,心里想着,谁敢欺负她?

    刚好,古槊刚才反常地把自己社长将一军的时候,他就明白过来了,看来李佳蕙这位置站的不够好。

    原本,他想着,让秉公办事的袁总把她从那个位置拉下来,却发现,袁总这回选择了旁观!

    沈修砚转脸,看了古槊一眼,彼此心里都明白。

    不管怎样,他们都不允许有人在他们眼皮底下明目张胆地欺负何深歌。

    “设计意图,我想。”李佳蕙背后全是冷汗,她犹犹豫豫地回话:“就是,就是,袁总刚才说的,为了,美食和传统文化的结合。”

    “你这选题有体现传统文化?”

    “这个。”李佳蕙冷汗涔涔。

    沈修砚逼问:“有一期,我不大明白,锦里这一期为什么特意插进了蒲江雀舌,蒲江雀舌这种茶不是应该在浦江县?你这一期主题不是叫藏在锦里的小吃?跟茶有什么关系?”

    李佳蕙这会尴尬地直看着何深歌,想从她那儿得到答案。

    沈修砚语气冷却了几分:“平乐那期的选题怎么跟别的选题不一样,叫茶马叶儿粑?平乐在邛崃市,据我所知,邛崃茶也颇为出名,怎么这里不插入茶这一块?而且这一期要和青城四绝同时进行?”

    “我…….”李佳蕙不知怎么开口。

    “这明明不是你做的方案!”沈修砚怒了,把文案重重往社长那边一扔:“如果从别处抄袭来,恐怕我们都要吃官司啊!”

    “不是。”李佳蕙心下一惊:“沈总,你别急。”

    她急忙把何深歌拉起来,满脸恳求之色:“小何,你来回答沈总的话,这几天我不是把这文案很多地方都教给你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