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白瓷梅子汤 > 第十七章 爆炒熊本生蚝
    忽然。

    沈二叔开了口:“小姑娘,不如尝尝这道爆炒熊本生蚝?”

    沈修砚往何深歌青花瓷碗里放了一块炒细长又油亮焦黄的熊本生蚝肉。

    何深歌没有着急着动筷子,而是留心地观察了这碟菜,小小的长方形白瓷碟上,细长的熊本生蚝肉静躺在如同破开的竹子的壳里,橘子皮雕花和一小簇香菜放置碟子一侧作为摆盘菜。

    从小到大,普通的生蚝,她倒是吃过,但她从来没有吃过熊本生蚝,也没听说熊本生蚝,这下,她有点举步维艰,尝了,肯定要给出一番评价,另一方面,她怕自己的评点不到位,丢人。

    沈二叔那双淡然的眸子盯着她良久。

    她骑虎难下,只好轻轻地夹起那块熊本生蚝肉放入口中,咀嚼了半响。

    虽然底气稍不足,她也只能笑着点评:“色相泛黄中透着一丝白,看似焦脆,入口,柔滑又软韧,仿佛嚼着一块带有鲜肉的口香糖,与其他海鲜相比,鲜味不足,但很有嚼劲,留有一丝清香。”

    这话一出,沈二叔一下子就沉下脸来。

    看到他的表情变了,何深歌全身肌肉紧绷起来,额角渗出一层薄薄的冷汗,不敢再开口。

    之前她一直说的都是好话,可是她凭着自己对于这道爆炒熊本生蚝的直觉评论,确实有些不够入味,平常生蚝都有浓厚的鲜味,可这个熊本生蚝的鲜味太淡了,应该是被一起爆炒的薄荷香菜的味道给遮挡住了,所以口齿回味都是清香。

    沈修砚见状,也夹了块熊本生蚝肉放入口里,猛地阴沉着脸:“确实不鲜。”

    饭局陷入了剑拔弩张的氛围。

    沈二叔微微勾起唇角,讥笑道:“说的没错,是不够鲜,很多人以为熊本生蚝用爆炒的方式能够留住鲜味,没错,但那最好是新捕捞上来的,但是,这批生蚝显然是昨天捕捞的,味重的薄荷和香菜刚好掩盖住了熊本生蚝的鲜,本想着去腥,倒是本末倒置了,不新鲜的生蚝就得用海盐腌着晾干,然后熬羹,才会有清香和鲜甜的味道。”

    听到这一番评点,何深歌脸色微变,心情有些复杂。

    看来沈修砚的二叔也是对海鲜颇有研究的人,她方才的一波点评在他的眼里,应该是在鲁班门前班门弄斧了,思及此处,她感觉自己的脸上烫红。

    “二叔,深歌还是初入门的美食家。”沈修砚看了何深歌一眼,眼底尽是温柔:“改天你也带上她去你的养殖场转转,尝尝新鲜的熊本生蚝。”

    “好,你就带着外人来占二叔的便宜。”沈二叔转了转眼珠,不着痕迹地瞧了何深歌一眼,这一眼尽是探究的意味。

    看来这个女孩子对阿砚意义非凡,明知沈家规矩,为了避免了家族内部因为利益起矛盾,兄弟各做各行,互不干涉,阿砚明知故犯,偏要为了这个女孩子,要插手饮食业。

    沈二叔想了想,颇觉可惜。

    按照他大哥的性子,绝对不会选门不当户不对的女孩子成为沈家长子的妻子,无法给哈里集团带来一点利益的女人都没办法娶进门,阿砚这番,看起来是为了她。

    随即,沈二叔嘴角漾起笑:“小姑娘刚入美食圈,不太懂,没关系。”

    何深歌听了,低垂着头,耳根子都红透了。

    “但是,这是我的店。”沈二叔顿时脸色一变,神情变得极其严肃:“我得品仔细了,要是遇上别的行家,我这面子都不知道往哪里搁。”

    “姑娘,听着点,以后出去吃东西,别被人家给忽悠了。”

    沈二叔用筷子敲了下盛着水煮鲍的瓷盆,说:“《醒园录》对水煮鲍有详细的记载,是加肉末,不是豆腐,肉末可以提鲜,肉质带硬,鲍软,刚好软硬结合。”

    “鲍性平,味甘,豆腐淡而无味,这个厨师在汤中加了蒜瓣,掩盖了鲍的鲜,只留有呛辣,蒜要少放,放些盐,以后要用豆腐做水煮鲍,最好用吉品鲍,吉品鲍味道浓郁,更有嚼劲,口感也是最好的,颜色上,金黄,跟白豆腐搭着稍微好看些。”

    沈二叔话罢,用筷子翻动了一下那腌蟹:“螃蟹是最好独食,不要跟其他东西混一块,腌蟹不错,就是腌制时间不够,味道不够浓郁,海盐味道是有,也只是表面,里头的肉没有盐味,蟹也没有去腥,菊甜,蟹黄本就是甜,你本是腌蟹,不需太甜,菊的味道反而盖住了蟹肉的味道,还不如喝菊酒。”

    一旁低着头的何深歌听到这番话,立即抬头,目光灼灼地盯着沈二叔看,那眼里就像是粉丝见着了心爱的偶像一般炙热疯狂,但想想刚才自己像跳梁小丑,又羞愧地低下头。

    在她心里,她佩服沈二叔这般低调不炫耀的人,更敬佩沈二叔对于美食的认知,更为专业,更为深入,不像她这般粗浅,只能说出美食的表面,内里的烹饪方法,以及美食原本的性质都不了解。

    沈二叔并不知道他无形中成为了某个人的心里期盼成为的目标,他不咸不淡地继续点评:“冰镇海胆肉质可以,酱汁不行,不能放蚝油。”

    “老鼠斑无骨,直接清蒸是好,但是不够入味,要是用煎的,皮脆肉软,再淋上一层生抽和橄榄油,就不影响里头的鲜甜。”

    “湖北的油焖小龙虾,人家传统的湖北油焖做法,是要用到十五种秘制香料,咱们沈家饮食何时用上别人的调料?虾肉还算可以,有弹性,就是调味料不对,焖的时间太久,有点咸,就是咸,不香。”

    沈二叔把筷子一放,啐了口茶水,脸上尽是嫌弃:“海参本身无味,鸡汤味道本身淡,我们广东人嗜好清淡,也不能这样糟蹋海参啊!还有红烧大裙翅,都黏成一团了,火候控制不好,阿砚,你喜欢的这个女孩,叫什么来着?”

    他说着就点起了何深歌。

    何深歌像个被老师叫了名的学生立即抬头,小声回应:“深歌。”

    “对,深歌,她刚才说够糯,够软,是因为这太黏了,鱼翅被你红烧成了炒米丝,炒米丝都这个好吃,这个厨师得琢磨琢磨这红烧的做法。”

    沈二叔语气里尽是不满意,啪的一下把筷子放下,叫来了服务员:“告诉张大厨,沈二叔叫他过来。”

    服务员自然知晓沈二叔是谁,他立即颤巍巍地跑出去。

    彼时的张大厨正在厨房一角捣鼓着新的酱料,这边服务员急匆匆跑来,将事情原由告诉他。

    他脸色一下就白了:“以后要问清楚是谁下单,凡是姓沈的,都要告诉我一声。”

    说着,张大厨急忙撇开一个厨子,瞅了瞅身边一箱箱的海峡,即刻用漏勺捞起了一堆生蚝,拿了几根红似火的胡椒。

    不到一会儿,一股子浓郁的辣香从厨房一直飘溢到包厢里。

    张大厨把这道菜端到沈二叔面前:“沈二爷,这是你最喜欢吃的胡椒浸生蚝,我最近在培训一批新的厨子,不知道你大驾光临,要是知道的话,我肯定不会让那帮不成气候的人给你下厨。”

    沈二叔淡淡地扫了张大厨一眼,夹起一块生蚝,咀嚼了几口,然后喝了口汤,面色稍缓。

    然后,他把这道菜转到何深歌面前,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老张做的这道菜,不错,你尝尝。”

    张大厨本来死灰的目光一下焕发了光彩。

    何深歌忽觉得胃有些不适,有点不想吃了,但她还是夹了一块生蚝,小心地从壳里挑出生蚝肉,慢慢地咀嚼着。

    “说说看,我倒是想听听你的评价。”沈二叔目光紧锁着何深歌。

    她脸上渗出丝丝冷汗,沉思了会,才缓缓开口:“这是一道比较经典的粤菜,浸这种做法也是粤菜里比较独特的烹饪技巧,别的省是没有的,其实浸这种做法,往往很难保持一个色相,但是张大厨注意到这一点,生蚝摆放在墨绿色的汤汁里,中间有嫩绿的葱花点缀,汤中浮沉着红椒黄姜,看上去生蚝所处宛如一个绿草丛生的孤岛。”

    “这番形容倒是有意境。”沈二叔神情悠然地品着茶:“还有呢?”

    “生蚝入口滑嫩,咬下去,很有嚼劲,呛辣中带有一丝鲜甜。”她用手紧紧地攥紧衣服,勉强露出一丝笑意。

    “嗯,说的不错。”沈二叔对何深歌的这番话颇为满意:“幸好有这道菜给我撑撑面子,深歌,你以后多跟我侄子来,就叫老张做。”

    这时,她的肚子冷不丁好像启动了搅拌机的电源,胃部一阵翻腾,她那张小脸由红转白,左手不由地放到肚子上,想要捂热肚子,缓和一下痛感。

    沈修砚察觉到了她脸上冷汗涔涔,目有忧色,语气却是冷硬:“你以前胃一直不好,你还吃那么多海鲜,明明自己还对海鲜过敏,我带你吃海鲜,你就吃了?”

    “那是以前,我现在已经不会对海鲜过敏了!”何深歌苍白的小脸尽是冷淡,其实她背后已经火烧地烫又痒,猜想自己应该过敏了,但是她不能让自己看起来很狼狈。

    “螃蟹性寒,菊性寒,海参偏寒,龙虾也是寒性食物,冰镇海胆更是冰寒,女孩子大多体寒,热茶也缓不了这股寒气,她闹肚子很正常。”沈二叔一脸沉稳,对老张瞟了眼:“拿壶温酒来。”

    老张立即跑出去,端了壶温酒回来。

    “闹肚子跟过敏是两码事,你跟我去趟医院。”沈修砚面色阴冷,仿佛地狱修罗。

    “确实就是闹肚子,哪有过敏啊。”何深歌胃痛得整张脸煞白无血色,只好努力地撑起一丝微笑:“二叔太厉害了,我笨,不懂这些,看见好吃的,就胡吃一顿,搞得我,真不好意思,我离开一下。”

    话还没说完,她就起身离开。

    门一合上。

    沈二叔给张大厨使了下眼色,张大厨识趣地离开。

    待房间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沈二叔用手转悠着茶杯,语气变得稳重多了:“阿砚,你要是为了这个女孩子来插足我的产业,你爸知道了,她连美食家都做不了,更何况,她只不过刚转行,饮食圈这趟水深,她那个家境,玩不了。”

    沈修砚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尽显睥睨之色:“二叔,科技发达,国家昌盛,原本传统的口碑传诵模式不行了,哈里集团可以替你做好营销的包装。”

    “沈二饮食也有自己的营销部门。”

    他沉声道:“二叔,堂哥进了部队,已经打算留队,他不会接手你的饮食产业,我不会接手,只是替他管管,他就在队里坐享其成就好,产业转型是必须的,如今传媒方式更新快,哈里集团这两年一直紧跟新媒体的潮流,利用新媒体为哈里所持有的产品做最好最新的营销广告,你们两个人也是有目共睹的。”

    沈二叔沉默,实际上,他知道自己的儿子不争气,可他要保住后代的饭碗永远都有饭菜,可是他旗下的饮食店都受到了网红店的冲击,客流量少了,加上食材进货价越来越高,另外国家有意支持年轻人创业,他手底下的人才还是原来那些人,那些人老了,味觉会出问题,影响了饮食的味道,这样也不行,可是人才都自主创业了,他们根本不担心资金,也不担心宣传,新媒体的出现,催生了饮食业里出现了太多的个体户。

    侄子沈修砚的哈里集团原先就是针对房产,营销方面确实紧跟潮流,这也是他所欠缺的一部分。

    “二叔,深歌的家境一般,原先只是教师的女孩子,但是她明白这个时代需要的是什么样的人,她都敢转行,我怎么不敢打破家族的规定呢?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有些家族的人心不齐,肯定为利反目,我们不是,如果你放心把营销这一块交给哈里,哈里只收酬劳,你就是哈里的客户,至于营销所带来的利益,哈里半分不取,二叔,你看如何?”

    沈修砚从公文包里取出一沓针对沈二叔饮食集团的营销方案以及合作合同,放在转盘上,他把这沓文件转到沈二叔的面前。

    沈二叔看着眼前的文件,举起酒杯,吮了一口,温酒入喉,身心俱暖,他伸手拿起营销方案,认真地翻看起来。

    “说到底,你这么大的投资就是纯粹给深歌铺好路,让她顺利地进入美食圈。”沈二叔提笔在合同上签名一栏留下形如流水的字迹,明明笔下签的是他的事业,但他嘴里牵挂还是侄子的幸福:“但是,二叔给你句劝告,追女孩子不要藏着,要明目张胆,否则她都不懂你的好,容易跟了别人。”

    沈修砚把合同放好,脸上依旧冷若冰霜,没有半点拿下单子的兴奋和开心,只是静静地举杯:“为哈里集团和沈二饮食的合作。”

    杯壁与杯壁一碰,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这时,何深歌脸色发白地靠在厕所的盥洗台旁,眼睛盯着手机屏幕,搜索界面尽是沈二叔的资料。

    沈二饮食的创始人,资深美食家,厨师出身。

    退出沈二叔的个人资料,她瞥见下方一则快讯的题目是“哈里集团有意进军饮食,传闻沈家分裂?”

    她握紧了手机,肚子太痛,她不禁蹲下来,把脸埋在膝盖里。

    那些从前,有什么用,最后,他还不是为了继承哈里集团,去了美国,这次回来,嘴里挂着的从前,也只是用了感情这把刀,好让她帮忙促成哈里与沈二饮食的合作。

    她兀自冷笑。

    滋滋,口袋里的手机正好强烈地震动起来。

    她的眸子从膝盖里溜出来,瞅了眼手机屏幕。

    大叔。

    他来电好多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