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权门追婚之首富的娇太 > 051:就这么喜欢相亲?
    “我才没有负担呢!”黎漾听了宁归晚的话,冷哼,“只要你不怪我就好啦,至于那个陈轻菡,最好大舅妈因此不要她做儿媳妇才好。”

    “让她也尝尝被喜欢的男人抛弃是什么滋味!”

    宁归晚没说什么。

    心底隐隐有感觉,这件事不能善了。

    但想了想,又想不出什么头绪,索性将事情放在一边。

    今天周末,不急着出门上班,黎漾做起事来也磨磨蹭蹭,两人一直到快八点钟才下楼,走到缓步台,听见楼下传来权老夫人生气的声音。

    “你什么意思?好几天前说好的见面,怎么现在又不同意见了?”

    权老夫人右手握着座机听筒,左手重重把茶杯砸在圆几上,哪怕她没有很大声嚷嚷,语气里的愤怒显而易见。

    “你最好给我说清楚。”

    听筒里,是卫超莲苦笑的声音,“原本是跟乔夫人说得好好的,可没想到,乔家老五说什么都不愿跟你家小晚见面,说小晚年纪太小了,我好话说尽,实在是没辙了呀……”

    权老夫人气道:“我们都没嫌弃他岁数大,他反倒先嫌弃起来了?”

    “别急啊,表姐,我这不是正给你家小晚重新物色吗……”

    卫超莲没说完,权老夫人直接挂了电话。

    “真是气死我了!”

    权老夫人胸口重重起伏。

    黎漾停下脚步,探头朝下面看了看,本以为只有权老夫人在,谁知落地窗前还立着道修长人影。

    “妈呀,吓我一跳!”黎漾赶忙缩回脖子,边深呼气边拍胸口。

    凑近宁归晚小声说:“二表舅也在家。”

    宁归晚没说话。

    从她的角度能看到伫立窗前的那个人,他穿着黑衬衫黑西装裤,腰间勒着黑色皮带,衬衫下摆塞进裤腰里,显得双腿笔直修长。

    那个男人忽然转过身来。

    他左手执茶托,右手捏着杯柄,手指骨节分明。

    看见宁归晚,权御视线听顿住,一边将茶送到薄唇边,一边直白又坦然地注视宁归晚。

    黎漾吓得半死,躲到宁归晚身后,“二表舅一直看我做什么?不会是我把陈轻菡揍了,他生气了吧?”

    宁归晚收回视线,看向黎漾:“权奶奶在生气,你去哄哄老人家,将功补过。”

    黎漾双眼一亮,“好主意!”

    然后蹬蹬蹬跑下楼,“舅姥姥,谁惹你生气啦?”

    方管家正在给权老夫人顺气,听见黎漾声音,无奈道:“还不是为了宁小姐的婚事,卫老夫人要给宁小姐和乔家五爷牵红线,本来说得好好的这几天安排见面,谁知忽然又变卦。”

    宁归晚听到着,忍不住抬眸去看站在窗前的那人,两人视线对上,片刻,宁归晚若无其事地先转开。

    耳边,是黎漾的声音:“变卦就变卦呗,申城又不是乔五叔一个单身男青年,我们小晚这么美,舅姥姥还怕她嫁不出去啊?”

    权老夫人看着宁归晚。

    神情间都是疼爱。

    这孩子当年到底遭受了些什么?

    她竟一点不知情。

    “表小姐说的一点没错。”方管家顺着黎漾的话道:“要我说,把宁小姐嫁给别人,倒不如在自家找个合适的人嫁了,这样以后宁小姐若有不如意的地方,您也能说上两句话。”

    “要是嫁给外人,您总不好管人家的家务事。”

    权老夫人想了想,道:“话是这么说,可咱们家哪有合适的人呐?阿御二叔和三叔家的那几个孙子都结婚了,他四叔家的小孙子盛宇倒是还没结婚,不过比小晚还小上一岁,也不合适……”

    “四老爷不是还有个小儿子没成家?也就三十三四的年纪,跟乔五爷也差不多大。”

    “那怎么能行?”权老夫人当即驳回,“小晚得叫阿倾一声六叔,这不是乱了辈分么?”

    “……”方管家转头看了眼权御。

    后者走到窗前的圆几边倒茶,背景映着天光,男人轮廓清晰,脸上的表情却是模糊的。

    顿了顿,她看向权老夫人:“宁小姐只是您故友的外孙女,其实哪有什么辈分……”

    宁归晚端起佣人倒的茶,小口抿着,茶雾袅袅,给女孩娇丽的容色镀了层朦胧之色,听了权老夫人的话,她笑着打断方官家的话:“权奶奶说得不错,不管怎么样,我也叫他一声六叔,辈分摆在那儿,乱不得。”

    权老夫人赞同地点头。

    方管家:“……”

    权御漫不经心拿杯盖刮着茶中浮沫,听到宁归晚的话,手下动作有一瞬间的停顿。

    ……

    早饭权老夫人没吃几口就放下筷子了,然后就这么看着宁归晚,许久,终于开口:“小晚,你嫌不嫌弃盛宇比你小一岁啊?”

    宁归晚怔了怔。

    余光瞥见权御随意搭在桌沿的一条手臂,袖子整齐地卷着,手腕处的钢表尊贵且有品质。

    “您安排吧。”

    她说:“只要您高兴。”

    权老夫人一喜,“那我去安排!”

    宁归晚笑。

    饭后,黎漾要去逛街,临出门,又要去卫生间。

    权家大宅占地面积甚广,前院后院种植许多名贵植物花卉,有专人负责,这会儿,几名园丁正在修剪,宁归晚站在门廊下看着院中阳光明媚的景色,心情也跟着好了些。

    不禁又想起宁轻菡的事来,一时失神,有人在她旁边停下都没察觉。

    等她发现权御,心下一惊,面上却没有任何的失态,片刻的怔愣之后缓缓笑起来,“您要出门吗?”

    权御忽然握住她的手腕。

    宁归晚又是一惊。

    这里人多口杂,言行都得格外注意,尤其是和面前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

    暗暗挣扎,却纹丝未能撼动,宁归晚左右看了看,见暂时无人注意这边,又看向权御:“你放手!”

    许是真的生气了,她连敬语都没用。

    权御感受着掌心的细腻和柔软,忍不住,用拇指摩挲指腹下嫩滑的皮肤。

    “这么喜欢相亲?”

    男人嗓音压低,沉厚中带着几分沙哑。

    宁归晚察觉到他暧昧的小动作,脸颊瞬间烧起来,说不清楚是被气的,还是羞的。

    “这不关你的事吧?”

    她更加用力挣扎,声音很低:“请你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