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权门追婚之首富的娇太 > 028:一副事不关己的从容模样
    挂了电话,宁归晚看了看时间,已经早上快七点钟。

    黎漾睡相一直不好,宁归晚扯被子盖住她露在外面的两条大腿,翻身下床,洗漱结束又换下睡衣,才轻轻推了推黎漾的肩。

    “该起了,你二表舅一会儿来接你。”

    “再睡会儿……”黎漾咕哝着又翻了个身,空气安静数秒,她忽地坐起来,一脸惊恐地看着宁归晚,“你说谁?”

    宁归晚淡淡微笑。

    黎漾却如临大敌,“完了完了……”

    她花了十分钟时间将自己收拾妥帖,然后正襟危坐在楼下客厅沙发,像个等待被老师提问的小学生。

    宁归晚见她这副样子,忍不住失笑,“这么怕他?”

    黎漾耷拉着一张俏脸,苦兮兮地点头,“我是不是很怂?我连我爸都不怕,偏偏怕这位二表舅……”

    宁归晚认真点头,中肯评价:“是很怂。”

    “我有什么办法?他总板着脸,话又少,我跟他还不熟,一看见他我就紧张,感觉欠了他好几个亿……”黎漾摆出一副快要哭出来的神情,“小晚,他一定是我爸叫来抓我回去的,你要救我……”

    这话没说完,玄关的位置有了动静。

    黎漾立刻噤声,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看过去,好像那里随时会窜出吃人的猛兽。

    但进来的却是宁溶悦。

    黎漾松口气的同时,翻个白眼,“是你啊,你来这干什么?”

    看见她,宁溶悦愣了一下,但旋即笑笑:“轻菡今天出院,我回来准备一下。”

    “那你走错地方了吧?你家住旁边小楼。”黎漾以前就不太喜欢宁溶悦,大家都说她知书达理,黎漾却觉得假得很。

    宁溶悦笑得越发温柔贤淑,“四年前就搬到主楼来住了,你早早去了新加坡,很多事不知道。”

    “先不跟你说了,爸昨晚没回家,今早又要开董事会,我一会儿还得给他送早餐。”

    宁溶悦说完,转头吩咐佣人打包一份早点。

    黎漾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又不确定,转头愣愣地看着宁归晚,手指着正往楼上去的宁溶悦,“她爸不是你爸司机吗?司机还参加董事会啊?”

    宁溶悦背对着楼下两人,听见这话,脸色瞬间沉下去。

    楼下又传来黎漾一句:“还是她在你家住久了,认你爸当干爹了?想当大小姐想疯了吧?”

    宁溶悦气得一口血差点吐出来,表情扭曲,近一两年,在她的有心经营下,外面人几乎已经忘了她是司机之女的身份,这个死黎漾!

    咬着牙,她想转身辩驳,又怕显得太刻意,这些年,她维持着不争不抢的善解人意形象,不能毁在这点小事上。

    楼下,宁归晚喝着茶,笑容淡薄,“她和宁轻菡是我爸的孩子。”

    顿了顿,补充三个字:“亲生的。”

    黎漾哪怕有了猜测,此刻从宁归晚嘴里得到证实,还是震惊得张大了嘴巴。

    “天呐!这简直……”黎漾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脑子里已经脑补了一出豪门男主人出轨保姆给司机戴绿帽的伦理戏,过了会儿,她低下声来问宁归晚:“那你妈妈呢?跟你爸离婚了?”

    难怪墙上没了池听霜的照片,以前,这个家的墙壁挂满了池听霜各种艺术照和随拍。

    “她去世了。”宁归晚白生生的手指捏着杯柄,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态特别平静。

    黎漾却一下子红了眼眶,沉默下来。

    就在这个间隙,门口保安跑进来通报:“权先生来了。”

    宁归晚放下茶杯,抬手整理了下黎漾脸颊几根碎发,神情显出温柔来,“好了,别这副受了气的表情,一会儿你二表舅还以为我欺负了你呢。”

    “小晚……”黎漾想说什么,但余光瞥见门口进来的那道挺拔长影,后面的话一下子卡住,忙放下翘起来的腿,站得中规中矩,语气里也透出几分乖巧。

    “二表舅。”

    权御先看了眼宁归晚,然后才瞅向偷偷跑回国的外甥女,淡淡“嗯”了一声,走到沙发跟前坐下。

    宁归晚垂着眸,正好看见男人叠起两腿时,露出的一截脉络清晰的脚脖子。

    “离家出走,本事不小。”

    权御端着长辈的架子,低沉的嗓音,不怒而威。

    黎漾往宁归晚身后藏了藏,只露出半颗脑袋看着二表舅,语气弱弱的:“他们逼我嫁给我不喜欢的人,是他们不讲理在先,难道还不准我反抗吗?”

    权御抬眸瞅过来,黎漾立刻缩回那半颗脑袋,在宁归晚身后死命扯她衣服。

    宁归晚回头看了黎漾一眼,顿了顿,冲权御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御叔叔早饭吃了吗?我们还没吃,要不一块吃个早餐,什么话等吃完了再说?”

    “对对对,我好饿,先吃饭吧……”黎漾探头探脑地附和。

    权御叠着腿,两手随意地搭着扶手,典型的老板坐姿,神情间自有一股久经商场的从容气魄,他将视线落在宁归晚脸上,深邃温凉,似乎是在思考她的建议,又不像。

    过了会儿,黎漾在他的气场下快要撑不住,男人终于施舍一般地做出回应。

    “也好。”

    黎漾嘴上说饿,实际根本吃不下。

    心不在焉地戳了戳碟子里的食物,偷看了二表舅好几眼之后,终于还是没忍住:“二表舅,爸是让你来抓我回去的吗?”

    权御吃相不紧不慢,闻言抬头,“不想回去?”

    黎漾立刻把头点了又点。

    权御目光似不经意地掠过宁归晚,语气轻缓:“你爸不放心你一个人住外面。”

    “我没有住外面啊,我住在小晚家。”黎漾马上辩驳。

    权御对此不置可否,他吃的不多,放下筷子后点了根烟,身躯往后,靠在椅背上慢条斯理地抽着。

    黎漾看了看他,皱眉,又看了看他,“不然我住你家,你帮我跟我爸说说,让我在国内多待几天,好不好?”

    权御对着烟灰缸磕了磕烟灰,漫不经心:“我帮你说说看。”

    黎漾一喜,欢呼:“太好了,谢谢二表舅!”

    “小晚,你跟我一起住过去吧,就当陪陪我,我都好几年没回国了,一个熟悉的朋友都没有。”

    忽然被点名,宁归晚怔了一下。

    下意识去看权御,却见男人神色泰然地吞云吐雾,一副事不关己的从容模样。

    “我……”宁归晚打算拒绝。

    不过话还没说出口,宁溶悦出现在餐厅门口。

    “权先生,您什么时候来的?”宁溶悦仔细打扮过,左脸的疤被修饰得很好,长发披肩,长裙飘飘,看起来端丽又温柔。

    “你们怎么都不告诉我?”就连训斥佣人,也透着一股贤良淑德,俨然一副当家女主人的架势。

    “实在不好意思权先生,如果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您包涵。”宁溶悦看着权御,眼睛微微发亮,嘴边的笑容似乎与往常不同。

    权御看了她一眼,并未搭腔,把烟屁股捻熄在烟灰缸里,起身,双手优雅地整理了下西装,看着黎漾道:“傍晚过来接你去老宅。”

    说完,瞅了眼宁归晚,眼神平静深远,“多谢款待。”

    宁归晚缓缓一笑,“我送您。”

    黎漾跟在宁归晚后面送权御,宁溶悦站在原地,等人走了,脸色慢慢青了。

    权御对宁归晚说的那句多谢款待,分明是在告诫她,这个家,还轮不到她做主。

    “大小姐,你吩咐给董事长的早餐打包好了……”佣人将保温盒递给宁溶悦。

    宁溶悦一转头,那佣人吓了一跳。

    第一次见大小姐这么可怕的眼神。

    但等佣人定神,宁溶悦已经恢复成往常的端庄温和。

    ------题外话------

    我不说我想要评价票,也不说我想要推荐票,给不给看小可爱们的心情,反正我不说我想要。

    【托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