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大玄后 > 第138章 天灾
    伴随着惊天动地的轰隆一声——无数石头顺势滚落,整座山都在摇晃,薄弱灯火被扑灭,黑暗里传来惨叫夹杂着惊呼,很快便归于寂静。

    死一样的寂静。

    那里是一处山洞,洞口被落石跟泥土掩埋,各种器具散落一地,还有倒塌的帐子跟歪七倒八的树木,这混乱局面仿佛山神震怒之下的惩罚,挥手便造就出人间惨剧。

    “他娘的,矿洞又垮了一处!”有人提着灯火骂骂咧咧而来。

    昏暗天色下,依稀能看出灯火照耀出的高壮身形,锦衣罗缎,肥头大耳,油乎乎的面盘子上,一双四白眼斜斜吊着,看上去又凶恶又猥琐。

    他身后还跟了几人,衣着虽有不如,却也与这大雨泥泞的深山老林格格不入。

    他们提着灯火靠近,并不意外面前发生的一切,因为同样的状况,这几天已经出现了三次。

    第一次出现,吓得屁滚尿流;

    第二次出现,慌乱又紧张;

    第三次出现,稍稍担忧。

    现在是第四次出现,他们都已经见惯不惯,能够平淡接受了。

    矿洞垮了?垮了就垮了,反正死的又不是他们!

    为首的胖管事也不敢走得太近,怕突然落个石头下来把他砸死,选了个视野开阔的位置远远一望。

    “行了,也不用去了,没救了没救了。”他撇着嘴,不耐烦地挥挥手。

    这山里的条件虽然简陋,但是在破屋里烤着火喝着酒,也比站在这大雨下面望着那鬼山洞好!该死的,才走出来多远,鞋子都弄湿了!

    胖管事张嘴便咒骂起贼老天来,一边骂一边往回走。

    “吴管事!”有人于心不忍,拦住了胖管事的去路,“就这么走了?那矿洞里还有好几十号人呢……万一那落石只是堵住了洞口呢,说不定里面的人还活着,只要我们……”

    胖管事张嘴就是好一顿乱喷“只要我们什么?你还想去救人不成?这天都黑了!救人就等于去送死!再说了,那山洞里都是一群贱民!你要是想为他们赔上性命你就去!也没人拦着你!”

    那人神色出现动摇,求助地看向周围人。

    其他人不是避开他的视线,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胖管事早就预料到这样的场面,嘚瑟得像是打了大胜仗的将军,挺着个肥肚子大摇大摆的走了,风雨里隐隐飘来他的声音

    “山里每天都在死人,谁有闲工夫管他们?”

    众人纷纷跟在了胖管事的身后,像是一道道林间的幽灵。

    那人低叹

    “都是人命啊。”

    最后也没有过多停留,随之离开。

    而那个被落石塞满的山洞就这样被遗忘在风雨中的华方山,被华方山神留下,成为了这座山永远的祭品。

    ……

    同在华方山。

    杨志源骑在一匹黑色骏马之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席卷而来的洪水冲垮了数间民房,脸色很是难看。

    他摩挲着玉扳指,暗恼这下了十几日的大雨,竟然给樟州招来了几年不遇的大洪水!到时候必会影响到他今年的考课!

    “主子,那边的村庄要管吗?”

    “管什么?淹都已经被淹了,我们还能跳进楠江不成?”身后都是心腹,杨志源也懒得摆出平日里和善老好人的模样,那张白胖脸上的漠然无视,冷得令人心悸战栗,“都是他们的命。”

    “是。”

    杨志源遥遥望着化为泽国一片的村庄,想了想要怎么掩盖这件事情后,很快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他更在意的事情上“人找到了吗?”

    “……还没有。”

    “一群废物。”杨志源叱骂一句,怒意又迅速退去,“罢了,反正他们都会踏入那矿山,不过时间问题而已。唔,既然他们打定主意要找华方山的秘密,我便推他们一把。”

    “是。”

    杨志源轻轻哼笑着。

    像是吞吐芯子,耐心极好的毒蛇。

    等着猎物自己踏入死境,然后一击致命!

    “我倒要看看,我们仁慈心善,又正气凛然的四皇子,能为山里的那些贱民做到何等地步!”

    ……

    满心以为能等来猎物自投罗网的杨志源还不知道,他的猎物早已经偏离了原定方向,朝着另外一条道路一去不复返。

    继续进山,还是救助百姓。

    叶诤毫不犹豫地选了后者。

    以他与姜羲为首的一行人,骑着马惊险地奔驰在山道上。

    下山的路比上山的路还要滑,路上好几次有人控制不住马匹滑倒径直向地上摔去,路才走一半,敌人还没碰到,自己先摔了个遍体鳞伤。

    除了姜羲能靠着与马儿的心有灵犀牢牢稳住以外,其他人不管是自小骑术高超的叶诤,还是天赋异禀的计星,都是一身的泥星点子,狼狈不堪。

    一路走得又惊又险,一行人终于按照姜羲记忆中的山形图靠近了先前造访的村庄时——

    面前,是怒涛难平的滚滚江水。

    与化作泽国的村庄之间隔开宛若天堑!

    天色这么暗,姜羲自忖水性过人,都不敢跳入这涛涛大江。这么急的水流,下面一定有暗涡,一不留神就会被卷入拖走。

    叶诤望着楠江之水,一阵口干舌燥。

    没有船,要怎么渡过去?

    “救命啊!救命啊!”远处随风飘来凄厉的求助声。

    “人在那里!”姜羲一眼便看准了求救人的位置,距离他们只有十几丈,却因为江水的隔绝,令他们寸步难行。

    木言竟然主动请缨“主子,我去吧!”

    “不行!”叶诤斩钉截铁地拒绝了。

    没想到木言意外地坚持“主子,我身怀内功,也精通水性,只有我是最合适的人选。”

    叶诤望着自小陪在他身边的木言,内心挣扎,也痛苦。

    他当然知道木言是最合适的人选,身怀内功又通水性的他,在这激流汹涌的江水里,存活希望远远高于其他人。换作另外的侍卫,跳进江水就等于送死,还不如木言活下来的几率大。

    但是,他怎么能用木言的性命去赌那极小的几率?

    ——至于姜羲与计星,叶诤从头到尾都没有考虑过。

    就在叶诤挣扎着始终做不了决定的时候,不远处挂着五六个人的大树,被一个江浪打来,瞬间往江面倾倒!

    那大树上的村子幸存者纷纷大叫起来,好在这棵树扎根还算牢实,大树歪了歪,并没有真的倒入水中。

    可这个迹象无疑是在催促叶诤快点下决定,因为时间不多了。

    “等等!”姜羲插话进来,“我记得有人带了绳子的是吧?”

    “是的。”有侍卫主动站出来,将随身携带的一捆麻绳递到姜羲手上。

    姜羲果断抱着那捆麻绳走到木言身旁,用麻绳拴住他的腰,打了一个死结。

    “这是?”叶诤跟木言不约而同看她。

    “保护措施。”姜羲伸手拽了拽绳结,很结实,“等会儿你在水里,我们就拽着这绳,出现任何状况,我们都会第一时间将你拉回来。所以,一切放心,你不会有事的。”

    姜羲的声音仿佛天生拥有着安慰人的能力。

    又或者是因为叶诤对姜羲的能力非常信服。

    总之,在姜羲提出安全绳的建议后,叶诤和木言都安心了,气氛一改方才的生离死别,就剩下要救人的紧迫感。

    木言尝试着跳入水中,并运转内功抵抗水里的冲劲。

    “没问题!”他大声说道。

    岸上的人则紧紧拽着绳子的另一端,全神贯注地看着木言劈风斩浪,飞快地靠近了那棵大树。

    挂在树上鬼哭狼嚎的几人见到黑乎乎的江水上,有什么东西靠近了自己。

    “是人!有人来救我们了!”

    他们大声嚷嚷起来,原以为必死无疑,现在却重燃了对生的希望。

    其中一个死死抱着树枝的妇人,泪如雨下地转过身来,露出被她藏在胸口的襁褓中的孩子,声嘶力竭地朝靠近的木言喊“求你先救救我的孩子!”

    木言听到了,游了一会儿已经显出吃力的他,仍然坚持多游了一段距离,绕到大树的另一端,距离妇人最近的位置,伸手就要去抱那个孩子。

    有人被救,就有人会被忽略。

    在生死面前,所有人的自私都被激发,竟然开始抱怨木言对离得更近的他们不管不问。

    木言脾气也上来了,当即呵斥“谁再多说一句!我就让他留在这里!”

    妇人感激涕零,在把孩子递到木言手上后,又被木言扶着从树上跳下。

    “等着!”木言一手高高举起孩子,一手解开套在腰上的绳子,示意那妇人拴在腰上。

    妇人动作很快,两三下套好了绳子。

    木言也腾出一只手紧紧抓住绳子。

    无惧黑暗清晰看见一切的姜羲果断判断出时机

    “就是现在!拉!”

    成功救下一对母子后,木言马不停蹄地重新跳入水中又救了两个年轻女子。

    最后还剩下三个壮年男人挂在树上,因为木言强硬的态度,也不敢有怨言,哪怕焦急得要死,也就只有乖乖等着。

    木言第三次跳入水里,往水中狠狠沉了一下,呛了口水。

    叶诤离他很近,见状担忧道“你没事吧木言!”

    “应该是太累了。”姜羲判断。

    木言的脸色,已经苍白如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