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大玄后 > 第388章 姜族入世
    巫匠村的某个角落,有两个格格不入的人,彼此看着对方的眼睛。

    “你听到声音了吗?”栖梧沉默后问。

    “你也听到了?”灵稚微蹙眉心。

    栖梧忽然感觉一阵灼痛,当他掀开衣袖时,小臂上有一块斑驳恐怖的伤疤,像是被开水烫过,连皮肉都已经不再完整。

    “它在痛!”栖梧惊讶道,“这里,不是那个印记的位置?”

    灵稚跟着拉起衣袖,在她的手臂内侧,也有一块类似栖梧伤疤的痕迹。

    那里原本就是巫印的位置。

    两人在叛道者中成长,才几岁的时候,就被叛道者里的前辈用烙铁帮着破坏掉了。过烫的烙铁破坏了小孩子娇嫩的皮肤,两人伤疤这个位置,已经多年来没有知觉,就算刀砍在上面也不会疼痛的饿麻木。

    现在,伤疤开始痛了。

    栖梧的心猛地提起,刚才聆听到的声音让他明白了很多东西,包括这个巫印存在的意义。现在伤疤开始痛了,难道说他们要被惩罚了?

    他迅速屏住呼吸,准备承受接下来的疼痛。

    谁知,预想中的并没有到来。

    “……咦,为什么我觉得它好像没那么痛了?”栖梧傻乎乎地问灵稚,觉得不可思议。

    “有些痒。”灵稚拧眉给出了结论。

    紧接着,两人就亲眼见到了两块伤疤自发地蠕动,扭曲狰狞的皮肤变得光滑平整如初,新生后略带粉嫩的皮肤上,有着金粉描绘的巫印图腾。

    “巫印……回来了?”栖梧不知所措。

    灵稚定睛沉思。

    ……

    除了两人以外,因为追踪姜羲而聚集在北地、又因为追踪姜羲失败而散落在北地的众多叛道者们,他们也听到了来自神山的声音。

    脑子里被种下的仇恨大树突然开始松动,甚至于从根部开始腐烂。

    原本对恩怨深信不疑的他们,开始生出了怀疑。

    ‘姜族之内的争斗是真的吗?’

    ‘我们当年真的是被抛弃的孩子?’

    ‘我们为什么要听从黑袍尊主的命令呢?’

    无数的质疑纷至沓来,迅速冲垮了他们心底被强行种下的对黑袍的忠诚。

    有的人还是固执,咆哮着说自己没有错。

    于是他们被锥心刺骨的疼痛掌握了身体,来自血脉里祖先对他们背叛的鞭笞发自灵魂,不可谓不严厉;

    有的人却还是动摇,说不清楚自己内心的想法。

    偏偏他们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反而有如母亲手掌温暖的力量,抚摸着恐怖伤口,帮助上面的巫印恢复如初。

    ……

    神,从来不会亏待自己的追随者,也不会放过自己的背叛者。

    罪与罚,功与赏。

    一切自有定论。

    ……

    当姜族其他人的血脉因为神座再临而沸腾的时候。

    身处神座之上的姜羲,也并非是平静的。

    她感觉到了割裂——神座上的她,和灵魂上的她,仿佛变成了两个人。

    神座上的她,冷静、沉寂、沧桑、浩渺,威严得宛若俯视苍生的神,没有一丝的七情六欲,淡漠到有如一尊石像。

    而灵魂上的她,从神座上被抽离,投入漫天的红莲火炎之中,不断被淬炼灼烧。她时而感觉自己是扎根青石的小翠竹,时而感觉自己是狂风暴雨里的海上小舟,她忍受着疼痛,熬过诸多磨砺,神魂越来越强大,巫力也越发的充沛。

    这种感觉,姜羲其实并不陌生。

    这是作为巫主的二次觉醒。

    她能够感觉到身体更深处有枷锁被打开,这份强大越发趋向于她前世的巅峰状态,曾经使用得得心应手的一些力量也总算是回来了。

    等神魂归位后,姜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飞跃星海之上,借用周天星盘演算天下大势,其间自然少不了考虑到长生教存在。

    令她意外的是,她看到了两根纠缠极深的藤蔓。

    一根是大云的气运,一根则是长生教的气运,两者相依相生,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俨然已经不分彼此!

    “所以要覆灭长生教,就要先推翻大云朝?果然是万事自有天意吗?千年前的少禹巫主竟然那么早就算到了今天的事情。”

    姜羲深觉震撼,同时意识到。

    天下大势之变,姜族是真的无法置身其外了。

    “既已如此,姜族——入世!”

    她话音一落,宛若渺渺神音从云端飘洒而下,所有姜族人都听到了这个声音,并明白了巫主的命令。

    “谨遵巫主指令,姜族入世。”刚刚觉醒的血脉的南桑大长老,领着其余五名大长老,没有任何质疑地朝着神山方向深深弯腰。

    “遵巫主令,姜族入世。”巫匠村的众多姜族人纷纷应声到。

    “姜族入世。”北地散落的无数姜族人隔空回应。

    “入世!”北地以外,江南、长安等多地的姜族人都听到了这个声音,想到即将结束千年来的隐居遁世,他们内心唯有振奋跟激昂!

    总有一天,我姜族的巫旗将重新在这片大地上扬起!

    总有一天,我姜族巫王时代的荣耀也将在这个时代重现!

    ……

    ……

    浑浑噩噩的萧红钰艰难睁开眼睛。

    她感受到浑身上下剧烈断骨般的疼痛,也闻到了牛羊混杂难以忍受的恶臭,耳边还有纷纷杂杂的混乱声音——是北越口音。

    这是什么地方?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突然挤满了脑袋的疑问,让萧红钰逐渐恢复了神智。她在稻草堆里抬起脑袋,费尽全身力气将周围看了一遍,才发现自己是身在一个牛羊圈般恶臭难当的地方,身下是污水,脚旁就是粪便。

    萧红钰锦衣玉食了半辈子,就算最狼狈与姜羲幽冥太子流落在外的时候,也顶多睡过干净的稻草堆。

    可她现在却一下子从云端里坠落下来,跌进了这片污泥里。

    短暂怔愣后,脑袋撕裂一样的疼痛让萧红钰回过神来,她眼前走马观灯一样闪过众多的画面,也让萧红钰总算回想起了她来到这里的缘由——

    这一切,竟然都要拜她的那位世子大哥所赐。

    萧维告诉她,说念及她丧母不久,愿意亲自带人护送她到城外萧家祖坟,祭拜她母亲的新坟。

    萧红钰心想,有萧维带着兵马亲自护送,且萧家祖坟的墓园距离庆州城池并不远,来回也要不了半天时间,于她而言绰绰有余。她便毫无疑问地一口答应下来。

    萧维让她轻装简行,别带丫鬟婆子,她也听了,穿着素淡的孝服就出了门。

    背对着萧维毫无防备的她,根本没想到萧维会在背后朝她出手!

    等她昏迷过去,再醒来,就已经是这个地方了。

    “萧维……”萧红钰咬牙切齿地念着那个名字,不敢去想萧维此举到底是何目的,她只能艰难地挪到了靠近帐布的位置,竖起耳朵聆听外面的声音。

    外面络绎不绝的声音越发清晰,萧红钰才发现,说话的人不是什么北越口音,他们说得正是北越族的话!

    小学过一段时间的萧红钰,零零散散地听出了这些人的对话里,说的分明是打仗、镇北关、大王子等有关的词语。

    这熟悉的排列,让她想到了一种可能……北越军营!

    尽管答案怎样的不可思议,当萧红钰再次环顾身处之地,也觉得一切均应和起来。听说北越人行军打仗的时候,喜欢带着牛羊,方便随时杀了吃。

    这里,竟然是北越军营……所以她也已经出了镇北关外吗?

    为什么!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萧维又为何会对她下手?难道说萧维已经和北越人勾结了?

    这个恐怖的可能,萧红钰光是猜一猜,就觉得胆战心惊。

    要是身为镇北侯世子的萧维跟北越勾结,两者之间里应外合,父亲在镇北关又能坚持多久?镇北关破了,一路宽阔平野无势阻挡北越骑兵,大云又可能坚持多久?

    之后种种惨状,萧红钰只是在脑中演练一下,就足够撕心裂肺了。

    北地,是她的家啊。

    “萧大娘子倒是心善慈悲,都已经自身难保了,竟然还心系百姓,果然不愧是镇北侯之女吗?”帐内冷不丁响起一个声音。

    萧红钰猛地一惊,她竟然完全没有发现旁边还有一个人的存在!

    “是谁!”

    借着稀薄的阳光,萧红钰看清楚了那张脸——竟然是曾在破庙与之相遇,守候在五王子金城身边的那个中年侍卫!

    事后听九娘子与幽冥太子的分析,这个中年侍卫极有可能是北越大王子金墨派到弟弟身边的人!

    相比起在破庙和破庙后的追杀,萧红钰发现此人变化颇大,连她都觉得深不可测起来,果然当日只是在示弱伪装,方便他们上钩吗?

    萧红钰还未来得及质问,就听到那中年侍卫说道:“大王子要见你。”

    说完就伸手来提萧红钰的衣领。

    萧红钰试图反抗,却发现浑身酸软得厉害。

    “你们对付一个小娘子,竟然用了绳子,还用了软骨散!”萧红钰愤怒地怒喝着,恨不得把羞辱摔在这个中年侍卫的脸上!

    可惜,对方并没有为之所动。

    只闷不做声地提起她,就跟提着个小鸡仔似的,没一会儿就甩在了金墨面前。

    “大王子,人已经醒了。”中年侍卫毕恭毕敬地单膝跪下,向金墨复命。

    金墨慢悠悠地收起笔墨,含笑赞许了一句:“很好。”

    中年侍卫露出心满意足的笑,退到一边。

    金墨转而看向萧红钰,轻轻嗅了嗅。

    “骄傲的贵族小娘子,身上可不能出现牛羊的恶臭。”金墨用温柔到快起鸡皮疙瘩的声音说着,也不管萧红钰怒喝着反对,就叫来一堆的侍女,连拖带拽地把萧红钰扯进了旁边的营帐。

    萧红钰用了软骨散,别说挣脱绳子了,连一群娇弱的侍女都反抗不过。

    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侍女们屈辱地塞进浴桶,像刷马匹一样,用刷子洗着自己的皮肤,还为了应和大王子金墨的要求,给她抹了无数昂贵的北越香料。

    萧红钰恨恨地咬着牙,被迫换上一身北越衣服。

    火红皮毛衬得她明艳夺目,比之北越最漂亮的美人儿也毫不逊色。

    就连金墨看到,也忍不住赞了一句。

    萧红钰牙龈都被咬破出血了,金墨称赞的目光让她感觉不到半分被认可的喜悦,她只觉得金墨看她的眼神像是在评估一件货物,冷静到让人恶心。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她一字一句,狠狠质问。

    “这个你不应该质问你的世子兄长吗?”金墨可没有什么要帮萧维隐瞒的意思,还笑盈盈地向萧红钰解答,“可是他亲自把你交到我们手上的。”

    猜测被认可,萧红钰心都凉了半截:“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说他已经跟你们合作……不,不对。”

    等萧红钰理智起来一想,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萧维若是真的背叛了大云,可以交出军机图,交出秘密军报,以他镇北侯世子的身份想要接触到这些轻而易举。

    他为什么会交出她萧红钰呢?

    难道说——“是你们找他交出我的?”

    萧红钰势如破竹的猜测,让金墨露出深深笑意。

    “你倒是聪明,没让我失望。”萧红钰正不明白金墨所说的失望是什么意思时,就听到他主动解释,“我可不想我的亲弟弟是死在一个蠢货手上。”

    萧红钰的三观都被动摇了:“你的亲弟弟,难道不是被你算计而死的吗?我不过就是个替罪羊!”

    金墨不意外萧红钰会知道真相:“你当然不是什么替罪羊,你是镇北侯的掌上明珠,是杀死我弟弟金城,引发北越与大云战争的罪魁祸首啊。”

    “分明是你……分明是你!”

    “我当然知道,这一切都是我做的,可谁会信呢?”金墨朝着萧红钰促狭地挤挤眼睛,“你说,后世的人提及你,会不会将与你褒姒、妲己之流相提并论?唔,你似乎并无那般貌美……”

    “你混蛋!”萧红钰恶狠狠地等着金墨,恨不得咬碎他的肉、生喝他的血!

    金墨丝毫不在意,他甚至兴致勃勃地问萧红钰:

    “你说,在北地百姓和女儿的性命面前,你的父亲镇北侯会选择什么呢”

    萧红钰突然明白金墨的目的,周身骤然冰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