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大玄后 > 第296章 镜花水月
    端着一碗银耳粥的阿福刚好从外面进来。

    “娘子你醒啦,快把粥喝了!”

    姜羲揉揉太阳穴,从床上坐起,明显感觉身体比喝药入睡前的沉重如铅好多了。再喝了阿福熬的银耳粥,整个人都精神抖擞起来。

    阿福笑眯眯的:“楼尘先生的汤药果然很管用,只一剂药就能大好了呢!”

    姜羲这才被提醒着想起来:“楼尘先生呢?”

    “她有急事与宋胥先生出去了。”

    姜羲问是什么事,阿福却茫然不知,只说他们走得匆忙。

    “走得匆忙……”姜羲沉吟着思索,不免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才会让宋胥楼尘两人齐齐出动。

    她起身换了衣服,走到院子里,凉凉月色倾泻而下,姜羲望着空中月明却是没了睡意。

    她打算去看看计星如何,还没往那个房间迈步呢,就先听到有人笃笃敲响了门。

    夜色渐深,突兀的敲门声莫名诡异。

    姜羲走到门前,屏住呼吸没作声,而是隔着门观察外面的动静。

    “奇怪,难道没人在吗……”疑惑的嘟哝声隔着门板传进来,不是栖梧又能是谁,“说好的找九郎喝酒呢,难得有空闲时间……”

    姜羲心情陡然放松,难免嘲笑自己想得有点多。

    她用眼神吩咐阿福先回隔壁去后,才拉开房门。

    “隔着门都听到你在碎碎念了。”姜羲笑意吟吟地看向门外的栖梧。

    “九郎!”栖梧开心地提起两手的酒肉,“我找你喝酒来啦!”

    “这大半夜的?”

    “你也知道最近我越来越受器重,也越来越忙碌了,嘿嘿,我今天可是难得有空来找你!”

    栖梧的近况姜羲也略知一二,叶诤一部分是看在姜羲面子上,一部分是重视栖梧本身能力,有意把栖梧留在身边磨砺,说不定要不了多久,还能给栖梧一个真正的官身!

    栖梧给姜羲说起此事时,还在自嘲他与他的大侠江湖梦是越来越远了。

    但姜羲看来,栖梧其实是乐在其中的。

    “请进吧大忙人。”姜羲说着,侧身让栖梧进来。

    栖梧一步越过门槛。

    姜羲的目光无意间在门内的几个青铜巫文铭刻上停留了转瞬,上面安安静静没有丝毫反应。

    她没做他想,关上门后与栖梧一起在凉亭里的石桌旁坐下。

    “今天你们府里怎么这么安静?”

    “长辈们有事,计星……他身体不太舒服。”

    栖梧也没有多问,把自己买来的酒肉一一摆好。

    “我可喝不了酒,前几天不小心落水,病刚好呢。”姜羲惋惜地望着栖梧带来的酒壶,在它打开时酒香飘出来的那一刻,姜羲就已经认出那酒壶里装着的正是桂春楼上好的桂花酿,勾得她酒虫蠢蠢欲动,偏偏顾虑身体不得不打消念头。

    栖梧连连追问起她的身体状况,确认姜羲没有大碍之后,又笑嘻嘻地说上好佳酿归他一人真是甚好。

    姜羲嗤了一声。

    两人在凉亭里吃了菜肉,闲聊起来。

    “你来长安也有段时间了,家里就没人来找你吗?”

    栖梧愣了一下,低头用筷子拨弄盘中的花生米:“找了,我的长辈其实对我有其他安排,但我并不想遵循他们给我划下的路走,我想做自己的事情,而不是按照别人的安排而活。”

    姜羲放下热茶:“那就按你心里的想法去选择。”

    “哪有这么容易?”栖梧苦笑,姜羲更是在他脸上难得看到了苦恼的神色,“长辈们一手养育我,栽培我,对我有莫大期望,我岂能说无视就是无视?那我不是成了白眼狼了?”

    姜羲记得,栖梧隐晦提过家中状况,应该是在江湖上颇具地位的家族。

    一般来说这种家庭,栖梧这样的家族子弟得到了多少,就必须向家族回馈多少,这也是家族一开始花费大量心里栽培后辈的原因,其目的不过都是为了家族的延续与壮大。

    所以,栖梧要放弃要无视,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那你当初为什么来长安呢?”

    栖梧喃喃着:“……我也不知道。”

    姜羲顿时失笑:“哪有不知道的?难道来长安不是你自己选的,而是身不由己的不成?”

    栖梧沉闷半晌,才说了一句:“有的时候,真的是身不由己。”

    “嗯?”

    “没什么!算啦算啦,先不说这些,我决定先在刑部混下去再说!指不定我的兴趣很快就过去,到时候就回头继承家业去了呢?”

    姜羲也没深入,举起茶杯跟栖梧的就被撞在一起。

    杯中倒映的月轮,随着杯子轻碰而撞开圈圈涟漪,完整清晰的月轮倒影也随之破碎……不过镜中花,水中月。

    ……

    长安城外,黑袍尊主登上马车的时候,身后已经传来惊天动地的声音。

    马车内的人也忧心忡忡地往外看。

    “什么时候到的?”黑袍尊主看向车内披着黑色斗篷的年轻女子,声音和蔼宛若父亲对待女儿。

    女子却恭谨地低下头:“刚到。”

    “看来你很担心他。”

    女子沉默不语。

    黑袍尊主弯起嘴角:“那就走吧,和我一起去长安城。”

    “尊主这是要……”

    “杀一个人。”

    女子沉思了许久:“尊主,属下觉得现在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这山里的地宫。现在地宫入口被毁了,我们也必定会错失地宫里少禹巫主的祭坛,尊主的计划不久全盘皆乱了么?”

    黑袍尊主笑着摇摇头,言语宠溺:“你啊你,真是一如既往的心思单纯。”

    女子睁大眼睛。

    “连你都知道,少禹巫主的祭坛对我们来说很重要,难道宋胥就不知道吗?那个祭坛,可是能保证神巫血脉不断绝的最后希望,你觉得他真有那个勇气,会把祭坛给毁掉吗?”

    “可是地宫入口已经塌了……”

    “谁说入口只有一个了?”

    黑袍尊主说着,轻蔑地弹了弹手指,颇为可笑道,

    “这不过是一个障眼法,他们毁掉这座山里的入口,让我们误以为再也进不去地宫。而事实上,他们还藏着另外一个入口呢,就在长安城内!”

    说着,黑袍尊主的目光已经越过夜下重山,直抵巍峨长安城。

    ------题外话------

    开始恢复更新时间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