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大玄后 > 第262章 弟弟买糖
    姜夔之前匆匆见过姜元娘一面。

    当时的姜羲,扮作痴傻儿,眼神木然无神,与现在鲜活灵动的双眸有着天差地别,判若两人。

    是以姜夔第一眼,根本没认出姜羲就是他亲姐姐姜元娘。

    他皱眉瞪着姜羲,并未陷入姜羲的反问中,而是警惕道:

    “我在侯府从来没见过你!快点报出你的身份,不然我立刻叫人将你打出府去!”

    姜羲冷笑:“阿福!”

    “哎!”

    默契的阿福当即心领神会,捏拳就朝着姜夔打去!

    姜夔完全未曾料到,惊得连连后退几步,看他下盘稳健扎实,惊退间也不见狼狈,倒有几分武功底子。

    可他面对的是天生神力的阿福,一力破十会!

    拳风擦着姜夔的脸而过,明明没有触到,姜夔却觉得那里火辣辣的,活像是被这拳头打中了……不,连拳风都是如此,要是真被这一拳打中,估计会倒飞出去吧?

    姜夔古怪地想着,不过电光石火,又是一拳砸向他的脸。

    阿福度之快,他根本避之不及,全然被压制住了!

    “阿福,不要打脸。”姜羲在后面凉凉地说。

    “好!娘子!”阿福扭转拳头,轰地砸在姜夔肩膀上。

    正如姜夔预料的那般,他整个人就像是撞在了石头上,直直倒飞出几丈远,再结结实实地砸在地上,惊起一地尘土。

    姜羲笑里含着狡黠。

    她早就看这个便宜弟弟不爽了,正好借此机会收拾一下。

    她眸中波光流转,很快归于平静,双眼纯如稚子,叉着腰振振有词道:“阿福说了,我是侯府的三娘子,是此地的主人!你敢叫人把我打出府,我就先把你打出去!”

    灰头土脸爬起来的姜夔愣了,他怎么觉得,面前少女明明看上去年龄比他大,说话语气却跟他妹妹似的?

    等等?三娘子?

    那不是……

    “你是姜元娘?”姜夔以一种比阿福打飞出去时的震惊还要震惊的神情,看着姜羲,脱口而道,“你不傻了?你什么时候好的?”

    姜羲暗道,难道这小子没有听说昨天生的事情吗?唔,好像他昨天真的不在来着。

    “谁傻了,你才傻!”姜羲不甘示弱地辩驳,顺便上下扫视姜夔,像是在说,不如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

    姜夔赶紧一个翻身跳起来。

    阿福步子往前动了半步。

    姜夔下意识连退三步!

    姜羲噗嗤笑了,姜夔虽然丢脸,却双手防备在前,瞪着阿福:“我也是侯府主人!你不准对我动手!”他知道自己真的打不过这个莫名其妙的丫鬟!

    阿福不屑哼道:“阿福只听娘子的!”

    “阿福乖。”姜羲笑眯眯地摸摸阿福的头顶。

    姜夔诧异地看着这古怪的主仆二人,默默低头不知道想了些什么。

    半晌,他拍拍尘土,手臂抱在胸前。

    虽然在看到阿福时,身子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可他还是强自镇定着,扬了扬下巴:“你是姜元娘?我是姜夔!你知道我吗?”

    “不知道!”姜羲理直气壮。

    “我是姜夔。”

    “姜夔是谁!”

    “我是姜府二郎!”

    “二郎是谁!”

    “我……我是你阿爹的儿子!!”

    “阿爹是谁?”

    姜夔彻底凌乱了,冷静全失地朝着姜羲大吼道:“就是你爹!生你养你的人!”

    姜羲轻轻一笑,面上仍然平静:“生我养我的人是谁?”

    姜夔一下子愕然。

    因为他现,姜元娘虽然是他的同胞姐姐,但生她养她的人,从来都不是姜恪。

    生她的人是已去世的尹氏,养她的人是尹氏的忠仆。

    这个认知就像是一盆冷水从头浇下,灭掉了姜夔所有的火气,他迅蔫了,声音闷闷的——

    “我是姜夔,你的弟弟。”

    姜羲轻挑眉梢。

    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姜夔亲口承认说他是她的弟弟。

    “哦。”

    姜夔诧异抬起低下去的头,为什么没听到她问弟弟是谁?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姜夔问她。

    “我不要被关在院子里。”姜羲撇嘴。

    看她演起戏来,也是驾轻熟路。

    姜夔毫无怀疑,甚至看到她直白单纯的言行,隐约明白了什么。

    他不仅皱起眉:“有人要关你吗?是谁?”

    “长公主!”

    姜夔一时哑口无言。

    “呃,你是不傻……是病好了吗?”姜夔怕姜元娘反应激烈,临时换了个说辞。

    昨日他不在府内,根本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回来之后也没有人跟他提过。

    “我没病!”姜羲才不承认。

    姜夔见她小孩子似的言语执拗,笑了笑不再追问,挺起胸膛向阿福抬了抬下巴。

    “你说!”

    阿福瞥他一眼,没有隐瞒,把楼尘先生到府里来给姜羲治病编造的那套说辞一一讲出来了。

    “所以说,以后你家娘子都不会痴痴傻傻了?”姜夔好奇得很,第一次听到痴傻儿还能被人治好的!

    “我家娘子一直很聪明!”

    姜夔撇嘴,这主仆两人,嘴硬倒是一样一样的。

    “那阿娘……长公主又为何要关你们。”姜夔别扭道。

    “长公主说娘子不识礼数,要待在院子里学规矩。”阿福不忿极了,昨天要不是娘子暗中阻止,她听了长公主对娘子的贬低言语,早就一脚上去了,“娘子哪里不懂礼数了?娘子是这世间最聪明的人!”

    最后一句可是她内心深处最真切的想法!

    姜夔呵呵两声,懒得理会这个眼里只有自家主子,大言不惭的小婢女。

    “你们两人最好不要在府里乱走,被人看见了不好,我送你们回去。”

    姜夔看姜羲阿福主仆二人的时候,眼神竟意外多了些关切。

    姜羲看在眼里,忍不住琢磨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回去是不可能回去的。

    “我不回去。”她绕过姜夔就要走。

    姜夔跳过去拦住她,被阿福横在了中间,吓得姜夔缩了缩,硬是没有退开。

    “不行,你要听我的,不能在这府里乱走!”他思索片刻,念及这主仆二人都是个单纯的直肠子,便故意压低声音,“这府里,有很多坏人!”

    姜羲鄙夷地看着姜夔,把她当小孩儿呢?

    “走开!”她瞪着姜夔。

    姜夔也不生气,想了想,从怀里摸出一包桂花糖。

    “我给你糖吃,你回去好不好?”

    姜羲都快气笑了,真把她当孩子哄了?

    瞧这小子!明明比她小三岁,这循循善诱的样子,倒是摆起哥哥的谱来了!

    不过,吃糖这个,好像是比较符合她的人物设定。

    姜羲犹豫着要不要答应,觉得今天也转悠了小半个府邸了,打探这事儿果然还是要循序渐进比较好吧……

    她的迟疑落在姜夔眼前,便是以为她是在想要不要吃糖。

    姜夔想起他最好的朋友,也有一个妹妹,他妹妹哭的时候,他是怎么哄的来着?

    姜夔伸手摸出一块桂花糖,直接塞进姜羲的嘴里。

    “好了,糖吃了,现在可以听话了吗?如果你回去,这包糖全部都是你的!”

    姜羲猝不及防,糖块已经在嘴里开始化开。

    这长安最好的点心铺子都赶不上她在樟州开的那家姜记,这糖的滋味自然也远远比不上姜记的糖果味道。

    但姜羲却意外地并不讨厌,反而觉得糖块里浓郁的桂花香味,让她有点喜欢。

    “行吧。”她摊开手,从姜夔手里接过那包桂花糖,掂了掂,决定暂时先听姜夔的。

    “对了。”姜夔忽然想起刚才生的一切,“刚刚是不是你躲在假山石后面偷看来着?”

    “是啊。”姜羲漫不经心地翻着那包桂花糖,心里却在想,这小子倒真是敏锐,居然能察觉到她跟阿福在侧。

    “你你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什么?

    自然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没脑子堂姐,一个满心算计的小白花表姐,与一个看破却不说破的不简单弟弟之间的一出好戏咯!

    姜羲也是经过刚才的那场好戏,才慢慢改变了对这个便宜弟弟的看法——

    以前,她觉得这个弟弟就是单纯无脑,被继母继姐洗脑得跟二傻子似的,以至于有些不辨是非。

    但是今天过后,她觉得这个弟弟未必这么简单了,看他对苏雨霞应对自如的样子,说是误打误撞姜羲绝对不信。

    这样一个人,会是是非不明的二傻子吗?

    当然不是。

    不过……姜羲是不可能把这些猜测的话说出来的。

    “没看到什么。”姜羲神色未变,仍然在翻着她那包桂花糖。

    姜夔暗暗松了口气。

    也是,姜元娘的病才刚好,看上去心性单纯得跟孩童似的,哪怕看到了刚才一幕,大概也不知道生了些什么。

    “以后不许出去胡说,知道吗?”姜夔跟叮嘱小孩子似的叮嘱姜羲。

    姜羲面无表情地看他。

    “行了,我知道,桂花糖!你要是不出去乱说,我再给你买十包桂花糖!”姜夔阔绰挥手。

    姜羲嘴角往下一撇,十包桂花糖值几个钱?

    姜夔莫名看懂了,瞬间窘迫起来:“行!长安最好的点心铺子,想吃的我都给你买!”

    “哦。”

    “我给你买糖的事也不能给别人说,知道吗?”

    “哦。”

    ——姜娥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