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大玄后 > 第200章 敢不敢赌
    席间少年少女纷纷起身,齐齐朝着正殿方向拱手行礼——

    “见过魏王,见过朝阳公主。”

    姜羲也在其列,她不禁多看了前方的叶诤几眼,少年身着玄服,眉宇稳重而威严,这是姜羲从未见过的叶诤。

    姜羲与叶诤在江南相识相熟,也见过他的很多模样,伪装的,聪明的,狼狈的,坚定的……却独独没有见过现在如此高高在上的魏王叶诤。

    身为天家子女,哪怕仅仅只是几步之遥的距离,从身份上来说已是不可逾越的巨大鸿沟,这就是君臣之别。

    姜羲心里说不出感慨的时候,无意间抬眼,与叶诤向下看来的视线撞在一起。

    姜羲怔了一下,因为她看见叶诤朝着她挤了挤眼睛,随后很快恢复如常。

    那动作很快很细微,大概除了姜羲没有人注意到,但姜羲却一下子恍然,垂眸笑开。

    叶诤还是那个叶诤啊。

    “诸位,请坐。”叶诤颇具天家威严的声音响彻整座水波殿,所有的少年少女们都坐了回去。

    今天这场在青山行宫举办的避暑宴,一是为了国子学文会,二是为了太后之令让朝阳公主散心。如今国子学文会的重头戏还没来,而朝阳公主温柔却也安静地坐在魏王身旁不肯对话,便只有叶诤出来充当这个主事人,执起三足酒杯,开口便是长篇大论的祝酒词,大意就是诸位吃好喝好宾客尽欢的意思。

    众人纷纷谢过,敬过三杯酒后,宴会才算是正式拉开序幕。

    一开始还好,大家都能正襟危坐,但慢慢的,气氛开始松散了,宴会上的毕竟是年轻人而不是朝堂上那些修炼多年的勋贵大臣们,他们更跳脱更随性,宴会上又没有长辈在,大家当然是怎么开心怎么来。

    于是,活跃的少年人一手执酒壶一手执酒杯,在各个同伴中间窜来窜去活跃气氛;相熟的少女们以手帕交三五作堆聊天打趣,说着闺阁女儿家的闲散事情。

    而此时,姜羲也成为了一个焦点。

    起初,是奔星社的少年们念及姜羲此次帮了大忙,便嘻嘻哈哈地端着酒杯打堆上来给姜羲敬酒,这敬酒就是少年人的玩笑,带了点调侃玩耍的意思,大家走个过场,喝多少就看心情了。

    随后,一些景仰宁十九郎的年轻人坐不住了,他们见不得姜羲踩着宁十九郎的名声作威作福,便混在那些给姜羲敬酒的人当中,轮番上阵地给姜羲敬酒,还什么酒烈往前送什么,这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气氛逐渐变了,姜羲身边围着越来越多的人,他们仿佛众星拱月般把姜羲簇拥在中间,却大多都打着希望姜羲喝多了然后当众出丑的小算盘。

    而姜羲,极具大将之风地站在中央,一只银酒杯捏在手里,接受着四面八方的好意或怀意,巍然不动,来者不拒。

    ——真是巧了,她最近几日跟楼尘先生探讨药理,连带着对大云诸多特有药材的药性也有了深入了解,她也就顺便把她研制的解酒丸改进了一下,因为她发现这个醒酒丸还是很有用的。

    又正巧碰上今天的宴会,姜羲有备无患地带了一大瓶醒酒丸在身上,宴会开始之前,就取了三颗药丸压在舌下。所以,现在哪怕是她想要喝醉,那些烈酒淡酒对她而言都跟白水似的!

    小场面,姜羲应对得轻轻松松。

    谁知道,却冒出两个傻子。

    傻子们也看出了前来给姜羲敬酒这些人的不怀好意,秉着不能让他们得逞把姜羲灌醉的心思,领着一群奔星社的少年们义气地帮姜羲挡酒,还真帮姜羲挡去了一半的酒水,只是他们也一个个喝得晕头转向的。

    姜羲好笑又感动,正准备叫他们过来分享分享解酒丸的时候。

    眼色更快的穆昭瞥见姜羲清亮如常、不见丝毫醉色的双眸,忽然想起了什么,瞅准机会从盛明阳等人竖起的屏障中钻出来,凑近姜羲身边。

    “你怎么都不见醉的?难不成喝的都是水?……不对,我记得之前给我吃过一种药丸。”

    “是啊,解酒丸,很管用的,你要吗?”姜羲说着摸出几颗药丸。

    穆昭二话不说丢进嘴里,他动作极快,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

    解酒丸下肚即化开,一股辛辣之意转眼冲开沉闷的酒气,穆昭精神一震,整个人都从半醉酒的状态里抽离出来。

    他啧啧称奇“这药丸……姜九啊姜九,看不出你原来这么鸡贼!”

    姜羲弯起嘴唇“君子之谋而已。”

    药丸也是她炼制的,这都是她的实力啊。

    “快点,把药丸多给我一些,我看盛六那几个家伙快要倒下了。”穆昭赶紧催促姜羲把一整瓶解酒丸都给了他,很快又溜进人群里,灵活地往同伴们酒杯里丢药丸子,手速之敏捷,当着一堆喝上头的人眼睛竟然没有被发现!

    盛明阳喝了一口杯中的酒“什么酒这么苦。”接着呸呸两声,没想到人却呸醒了。

    咦,怎么回事,明明刚刚还喝得头晕眼花的,难不成……是我酒量大增了?

    盛明阳没工夫想那么多,他认为自己还能再战三百回合,便又冲进了酒缸里。

    穆昭丢完药回到姜羲面前,慢悠悠地说“我怕被人察觉,一人只给了一颗药丸。看盛六那自得的样子,该不会没有发现吃了药吧?”

    “说不定还真没有发现。”姜羲好笑地摇摇头,不能只让盛六挡在她面前了。

    她主动站了出来,展着笑容,将无数的美酒烈酒尽数倒进嘴里,给足了每一个敬酒的人诚意,任谁都挑不出她自傲或是怠慢。

    半晌之后,姜羲的脚底就跟生了根似的稳稳站在大殿之上,连脚步都不见丝毫晃动。

    这一幕落在许多人眼里,就有些惊人了——

    “这姜九郎莫非千杯不醉不成?”

    “她起码喝了一缸的酒了,竟然毫无醉意。”

    “算了还是别跟她喝了。”

    “我认输了。”

    从气势汹汹到军心溃散只需要一瞬间。

    姜羲凭借一己之力,硬是把一群人喝怕了,其中有不少人都当场倒下,酒液从嘴里狂喷,俨然醉倒不起。

    相比之下,姜羲还是淡定从容,拍拍衣袖干净得不然尘埃。

    剩下那点聚在一起的人,也纷纷散去了。

    姜羲身边冷清了下来,但现在却没有人敢轻视她,反而看她的眼神或多或少添了敬畏。

    ……酒仙啊!

    见没人敬酒了,姜羲遗憾的放下酒杯,准备回头去吃点菜。

    “姜九郎!”

    姜羲疑惑回头,就见到一个年轻男子站在她身后不远处,双手因为激动而紧紧捏成拳头,死死地盯着她看。

    “外人都传你在书法上的水平不逊色于宁十九郎,但我不信,我要你跟我比一场!”

    话音一落,四座皆惊。

    “那是金三郎啊。”

    “就是那个狂热喜爱宁怀瑾字画,收罗市面上所有作品不说,还天天抱着墨宝上宁府求教的那个金三郎?”

    “听所他非常崇拜宁十九郎,好几次试图求娶宁十九郎的妹妹,就是想要做宁十九郎的妹婿。”

    “那他成功没?”

    “废话,能成功吗?宁氏没把他打出去就算不错了!”

    姜羲耳廓微动,听着周围人七嘴八舌的议论,也摸清楚了面前年轻男子的身份以及现在的状况——

    哦,原来是狂粉。

    求娶妹妹什么的……这快成私生粉了吧。

    姜羲摇头叹息,落入金三郎的眼里却误以为是姜羲对他的轻蔑以及拒绝。

    “听说你与十九郎墨斗了,我金三苦心浸法一道近十载,今日也想用书法一道与你斗上一斗,我们俩人打赌如何?以书法水平高低为赌注,谁输了就答应对方的一个条件!”

    姜羲听着这熟悉的台词,忍不住抬起眼。

    “你敢不敢赌!”金三郎小臂都在颤抖。

    姜羲微怔,她都要以为自己拿了莫欺少年穷的男主剧本了……不过她是被男主上门打脸的反派。

    “怎么?你心虚了不敢与我赌不成?”金三郎忍不住拔高声音,恨不得整个水波殿的人都听到他的话,“我都就知道!外界流传那些宁十九郎看你的字都看痴了……都是你自己散布出去的谣言!你为了在长安打响名气,竟然恬不知耻地如此宣扬自己抹黑宁十九郎!”

    金三郎振振有词,面冒红光仿佛是正义使者在指责一个卑鄙小人。

    看他望着姜羲的眼神,他脑子里臆测的东西估计连他自己都已经深信不疑。

    姜羲平静地看着他。

    ……

    大殿一隅,姜桃又来到姜娥身边,悄悄扯了扯她的衣袖。

    “二姐姐,那个姜九郎看样子快出丑了呢。”姜桃充满了恶意地看着姜羲所在的方位,“先前我看那么多人给她敬酒,还以为她有多么了不起呢,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人打脸了。”

    姜桃掩嘴笑得无比欢快,顺便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二姐姐,如果她跟人打赌输了的话,我是不是就不用给她道歉了。”

    姜娥也在看着那一幕,只是她的神色看起来比姜桃平静多了。

    姜羲迟迟不言,姜娥忽的轻笑出声。

    “当然。”

    若是那少年名声臭了,多一事自然不如少一事。

    姜羲只看着金三郎不回答,让金三郎有些按捺不住了。

    “你说说!这赌斗到底是答应不答应!”

    “哦,不答应。”语气淡如凉水,轻飘飘地丢下一句后,姜羲收回了目光,如蜻蜓点水般略过了金三郎的存在,金三郎的叫嚣也于她无足轻重。

    姜羲这漠然的态度,在场不少明眼人都看懂了。

    说实话,若姜羲是个没脑子的,贸贸然就答应了这场赌局,他们或许会兴致勃勃地看完全场,但结束后也可以收回对这个姜九郎的关注了。

    才华有余,心智不足,必定不能长久,自然没有结交的必要。

    但是姜羲拒绝了。

    而她面对金三郎气得发抖的质问,又是怎么回答的呢?

    “若天下人都似你这般,络绎不绝地跑到我面前来找我打赌,那我岂不是要累死了?”姜羲歪头思索着,仿佛真的在考虑她被累死的可能性,“再说了,我也不需要你的承诺。”

    姜羲真是从言语到行动,都无不透露着她对金三郎的无视。

    还有她的骄傲。

    ——骄傲这东西,多了会变成目中无人,少了就成了外强中干。

    而姜羲的骄傲,那是扎根在她骨髓里,连一根头发丝都浸淫着的骄傲。或者说也不是骄傲,而是自矜……天上苍鹰岂会与井底之蛙为伍?

    所以,姜羲此话一出后,除了极少数人认为姜羲是胆怯怕事以外,大部分人都相信姜羲说的是真话,她真的懒于理会这些无聊的人。

    之后看金三郎的眼神,便多了不赞同。

    金三郎也是出身显贵,哪容得下被人无视,还被这么多人轻视。

    他忍无可忍,怒喝着“你站住”,伸手就要去抓姜羲的肩膀!

    “做什么呢!”

    盛明阳领着一帮子人高马大的奔星社成员,拦住了金三郎的去路,一个个身上还带着酒气,却坚实地像堵墙,金三郎冲上去吧唧一声又被拍走了。

    “以为我家九郎是随随便便来个人就可以欺辱的吗?”

    盛明阳斜睨着金三郎,眉眼间尽是少年人的张扬。

    金三郎怔住了。

    他看了看盛明阳。

    又看看盛明阳身边的强壮少年们。

    再看看一群人身后冲他淡淡微笑的姜羲。

    ……他怯了。

    在他自己都处于晃神之际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他已经被大浪卷着拍到阴暗的角落,只能远远望着姜羲站在一片光明之中,被众人目光所追随簇拥。

    他觉得眼前花了花,像是从那个少年身上,看到了十九郎的影子。

    是错觉吗?

    “九郎。”叶诤负手而来,威仪款款,“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洒脱自在,从不在意旁人的看法啊。”

    这口吻不似责备,倒像是肯定啊。

    再看看叶诤对姜羲的态度,亲切友善居多,两人的眼神看上去分明是熟识。对了,年后魏王便去了江南还立了功来着,那姜九郎不正是江南之人么?

    ------题外话------

    今天就这些了……这几天的事情全部凑到一堆了,实在是太忙码的字不够,更新六千稳不住,只能更个保底四千了,差不多要到周日吧,周一就能恢复了,正好这个情节比较连贯,大家攒一攒周一再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