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大玄后 > 第199章 审度
    今日的避暑宴,或者说是青山文会,就是在临湖的水波殿开的。

    水波殿是专门用来举办各种宴会的,为了方便欣赏景色,顶上有瓦却四周无墙,十余根红色圆柱子撑起了这座碧瓦朱甍。

    此时水波殿内,来人已经不少了。

    原本由魏王、朝阳公主主持的避暑宴,就邀请了不少世家贵女、王孙公子出席。而原本由国子学生举办的文会,也叫来了大批的同窗好友,清流文人。

    于是,这场文会变得越发盛大,男客在左,女客在右,食案依次排列,端着酒水佳肴的宫婢们鱼贯而入,低调安静的皇宫宦官侍奉在侧,中间空地则有舞女捧着刚摘来挂着露珠的娇嫩荷花翩翩起舞。

    姜羲踏入时,便看到锦绣盈目,满座花色,还有荷花香风隐隐。

    “姜九郎?”不知道是谁认出了她。

    满座皆寂,歌舞与丝乐也被打断,在场所有人都齐刷刷地向姜羲看来,浪潮般的目光似要猛烈拍打风雨飘摇下的小船,其中间或夹杂着不满或敌意的眼神。

    姜羲对那些不满敌意恍若未觉,也没有被浪潮拍翻。

    因为她不是小船,她是横海巨轮。

    “诸位都在啊,姜九是不是来得有些晚啊。”姜羲越过了那些敌意的目光,来到熟悉的少年们面前,大多数是奔星社的成员,还有她进了国子学后打过交道的同窗们。

    姜羲一动,不少与她熟识的少年也跟着嘻嘻哈哈起来。

    “的确来晚了,记得先罚酒三杯啊。”

    “是极是极,必须罚酒,而且不止罚酒。”

    “要不让九郎让我们抚琴一曲?”

    “这个也不错啊!”

    少年们哈哈大笑着打趣姜羲,姜羲连连摆手拒绝。

    “我可不会抚琴啊。”

    少年们便吵嚷着要姜羲用别的来补偿,光罚酒可不够。

    一群人笑闹着活跃了暂时凝滞的文会气氛,像是冻结的冰湖重新开始流转,有些人或多或少都被忽视了。

    不少敌意是来自女宾区的,实在是宁十九郎的仰慕者太多,听闻不知打哪儿来的乡下野小子竟然敢与十九郎墨斗,这些仰慕者都心生气愤,定要来看看这野小子长个什么鬼样儿。

    结果一看——

    “那便是与宁十九郎墨斗的少年啊,瞧着挺俊俏的。”

    “是啊,看上去似乎也不必十九郎差呢。”

    “你们胡说什么呢,也不知哪儿来的乡下人还想与宁十九郎相提并论,你们长没长眼睛啊,连提鞋都不配!”

    “宁十九郎赞了她的字啊,说明也是对她心悦诚服吧。”

    “定是外面人乱传的!”

    “可宁十九郎还为了她,今日要来青山呢?”

    “胡乱的人嚼舌根罢了!”

    “那我们为什么坐在这里?”

    少女们七嘴八舌的讨论声一下子被掐住了——是啊,如果宁十九郎不会为了那名国子学的少年而来,她们又是为什么会出现在今天的青山文会上呢?

    此时,姜娥与姜桃、苏雨霞也姗姗来迟。

    她身为县主,自然安排了靠前的位置,姜桃、苏雨霞沾了她的光,也坐在离她不远的地方。

    姜娥在人群中看见几张熟悉的脸,都是叔伯家的姐姐妹妹们,其中几人与她一样都是县主之尊。

    她没想到小小的青山之会,这些皇族姐妹竟然也到了,不得不走上去见礼。

    “宁平你也来了。”这些表姐妹对姜娥的态度有些冷淡,点点头后便没有再理会她,态度颇有些怠慢。

    也难怪,按照柤制,唯有亲王的女儿可以封县主,姜娥的生父是国公世子,继父是南宁侯,母亲是长公主,怎么也不该封县主的,偏偏太后下了懿旨,也没人敢反驳什么。

    可同为县主的表姐妹们却对姜娥亲近不起来,姜娥是长公主的女儿又如何,她们不也是亲王的女儿吗?何况长公主对姜娥向来不上心,怠慢就怠慢了。

    遭逢了冷遇,姜娥看不出多少羞辱和失落,她依然微笑着,高贵又自持。

    姜娥到了自己的位置落座后,姜桃突然靠近过来,扯了扯她的衣袖。

    “四妹妹,你有失仪态了。”姜娥收回了衣袖,慢腾腾地将它整理好。

    姜桃缩缩脖子,小声靠近她道“我是看见我们在山道上遇到的那个人了,就是后来跟着魏王走了的那个少年。”

    姜娥旋即抬头。

    山道上的少年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今日出现在青山的少年少女基本都是来参加文会的。可姜娥看到了什么,那少年竟然被一堆人簇拥着,殿内的人也或多或少地都在看他。

    姜娥的心思瞬间沉下,回忆起山道上与那少年相争的一幕——

    这少年到底是什么身份?她在山道上的言辞是否会被少年记恨?

    念及此处,姜娥看姜桃的目光也有些淡淡的不悦了。若不是姜桃不依不饶,她不可能会跟那少年闹僵,道完歉就结束的小事。

    “那少年似乎是江南来的姜九郎……”身后传来小小的声音,原来是表娘子苏雨霞不知何时也靠过来了,她见姜娥和姜桃不约而同地看向她,缩起肩膀,娇柔轻声道,“我刚刚听附近的女子都在说,宁十九郎就是为了那少年才来青山的。”

    姜娥稍稍释然,哦,原来只是个少年天才。

    “听说那姜九郎是大儒三希先生的关门弟子。”

    姜娥重新拧眉,就是那位连皇帝舅舅也要礼遇相待的三希先生?

    姜娥很快作了判断,睨了姜桃一眼。

    “宴会后,你去找那位姜九郎道歉吧,毕竟你伤了她的猫儿。”

    姜桃险些失声叫了出来“凭什么?”

    “那人前途不可限量,未来必然是我大云的中流砥柱之才,不要因为这点小事就跟人结仇,不值得。”

    姜娥已经把话说得很直白了,但姜桃还是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心知这姜桃平素在家里被祖母宠惯了——姜桃的阿娘小陈氏是陈老夫人的侄女儿,小陈氏生的女儿自然与祖母天生亲近,这姜桃又比她大姐姐的嘴儿甜多了,最会哄老人开心。若不论她姜娥的身份,姜桃才是陈老夫人面前最受宠的孙女儿。

    后宅受宠,没见过什么世面,自然张扬跋扈了些。

    以前姜娥可以不在意,就像看一只猫儿逞凶斗狠一样看戏旁观便罢。但这次不行,她帮姜桃出了头,若那少年是个小心眼的性子,恐怕会引火烧身。

    “若你不去,回府后,我会告诉二叔。”

    姜桃迅速像鹌鹑似的耷拉下脑袋。

    姜桃敢在阿娘小陈氏面前肆意,也敢在祖母陈老夫人面前撒娇,偏偏不敢在她的亲阿爹面前胡乱放肆。而她阿爹,对县主的话也一贯很重视的。

    “我知道了。”她有气无力地应了。

    姜娥满意地颔首,她认为只要姜桃去道歉了,这件事情就算是解决了。

    若是那少年再斤斤计较,便是那少年不占理,欺负柔弱女子。

    而她也会好好将此事传扬出去,让天下人品品所谓少年天才的性子,到时候自会有宁十九郎的拥趸者看不惯她嚣张帮着打压。

    名声不再,这个姜九郎也算是毁掉了一半。

    ——姜娥满意地端起酒杯,觉得她思虑得已经滴水不漏。

    ……

    姜羲并不知道山道上的事情,让某位尊贵县主的脑子里千回百转过无数想法,连怎么毁她名声占据道德制高点的计划都想好了……

    她除了感慨一句人生何处不相逢之后,便早早将山道上发生的一切抛在脑后。

    她更在意能不能在今天宴会上看到宁十九郎。

    见宁十九郎,与他成为朋友——这是姜羲的目的。

    毕竟要寻找周天星盘,现下就把目标瞄准皇宫,副本难度实在有些太高。除非姜羲带着计星夜闯皇宫,客串一把盗帅夜留香之类的。当然,她若这般选择,更大的可能是在皇宫里遇上比计星还强大许多的高手。

    姜羲不敢拿她的小命去搏一个虚无缥缈的可能。

    但宁氏就不一样了,身为天下世族之首,又有从前朝大周延绵至今的背景历史在,宁氏内藏周天星盘的可能性不比皇宫低,但危险却要小很多。至少这位宁十九郎因她的字对她有了兴趣,她顺势结交也不算突兀。

    抱着这个念头,姜羲有意打探宁十九郎今日是否真的会来,却得到一堆不肯定的回答。

    姜羲琢磨着,这些人嘴里宁十九郎会来的消息,怎么都成了别人那儿听来的了。该不会……是谣传,一传十十传百被当真了吧!

    可能性不是没有,如果真是如此,姜羲今天的如意算盘也就只有落空了。

    “宁十九郎不来,你似乎有些失望?”穆昭手撑着头,倚在姜羲旁边,眼尾带笑晕染出瑰丽之色,看得对面许多少女双颊染红,而这妖孽浑然不觉他姿色的杀伤力,只兴致盎然地望着姜羲。

    已经习惯了穆昭容色的姜羲,瞥着他“所以你很幸灾乐祸?”

    穆昭弯了眼睛“嗯,有点。”

    姜羲摇摇头并不理会穆昭这个损友。

    “魏王到。”

    “朝阳公主到。”

    ------题外话------

    今天只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