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大玄后 > 第015章 博戏掩钱
    推波助澜还是力挽狂澜?

    姜羲静静看着坐在锦绣堆中容色绝艳的穆十三郎笑得无比自信,仿佛已经提前预知了她的答案,笑容中充满了笃定。

    她索性把右手提着的篮子放在地上,就近找了位置坐下。

    穆十三眼瞧着她自然而然的动作,虽然忍不住挑眉,却并未说什么。

    “中午出来得急,没吃多少东西,这会儿饿得慌,能否让厨房先给我上几个菜?”姜羲往后一靠,眉眼里的慵懒从容自然漫溢出来,环视四周的目光也与先前的警惕不同,俨然反客为主。

    穆十三目睹她的一系列转变,渐渐收敛了笑容。

    他严肃地看着姜羲。

    沉下脸来的穆十三,丝毫不缺钟鸣鼎食之家长大的世家子弟风范。

    这下,换作姜羲笑了。

    “十三郎莫非这么小气?请人帮忙却连一顿饭都舍不得?”

    她故意斜着身子,挑着眼尾笑着说话的模样,气度风流并不逊色于穆十三。

    穆十三也感受到来自这个名为姜九的少年身上,那股似曾相识的气息。

    姜氏?这樟州城中有名的姜氏只有一家,可那家无论如何是养不出这般通透洒脱的后代。

    拥有大家子弟的大气,却面黄肌瘦,还穿着寒酸的布衣。

    姜九……真是一个矛盾至极的人。

    ——种种猜测在穆十三的脑中盘旋,后又落下。

    他回过神:“我何时要请你帮忙?”

    “那就是威胁?”姜羲唔了一声,跟着点点头,觉得挺像这个意思的。

    穆十三默了默。

    “就算帮忙好了。”穆十三说罢,唤来站在墙角的黑衣下属,“在正式请你帮忙之前,也让我见识一下,你是不是有这个本事。”

    他话音刚落,旁边的下属就端上来一个铜盘,上面盖着布。

    穆十三示意属下将铜盘放在他与姜羲之间的圆桌上。

    在他挑开白布之前,瞥见姜羲散漫的神情,便鬼使神差问了一句:“你知道,什么是掩钱吗?”

    掩钱?

    对于这个闻所未闻的词语,姜羲表示陌生。

    “不知!”

    穆十三眼见姜羲一无所知还理直气壮的模样,忽然就有些犹豫了。

    这家伙真能帮他赢了盛六?

    最后他还是挑开布,露出堆满铜盘的铜钱。

    “掩钱乃是一种博戏。”他说着,从铜盘上抓起一把铜钱,放于属下捧着的盒子里,在姜羲看到之前,盒子便已经盖上。

    博戏?姜羲迟钝了一下,才忽的想起,这个什么博戏,不就是指的麻将、骰子这类赌博游戏嘛!

    她迟疑道:“你该不会是让我猜这盒中有多少枚铜钱吧?”

    姜羲已经做好准备,如果穆十三说是,立马起身走人。

    还好事实并非如此。

    只听得穆十三道来掩钱的规则:“这盒中的铜钱,以四枚为一组,除尽后计算余数。一,二,三,四,择其中之一下注。猜中者,胜。”

    姜羲恍然大悟,但神情又很快变得古怪。

    “就这样?”

    穆十三听出了姜羲语气中的不以为然,不爽地反驳:“你别以为这就很简单。如果你第一次便猜中了,这十里楼中所有菜肴任你选择。”

    姜羲想也不想,一锤定音。

    “下注吧。”

    姜羲的目光落在面前的盒子上。

    大脑飞转,一个数字很快浮现。

    “三。”

    好快!穆十三心里暗暗吃惊。

    如果不是胡乱回答,那就是精于此道。

    莫非他运道真的这么好,随手从大街上拉来一人,在掩钱一道上就能胜过盛六亲自从长安邀请来的博戏高手?

    他指使属下打开盒子,以四枚钱币为一组分别摊开。在最后四枚铜钱被推开后,剩余的钱币数量不用数也一目了然。

    不偏不倚,刚好是三个!

    姜羲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

    看来她那段无聊至极的时光里学的小把戏,还是有点可用之地。

    “这下我可以点菜了吗?”

    “……可以。”

    空无一人的酒楼总算出现了掌柜打扮的人物,衣着锦缎,身形富态。看他坐拥樟州最好地段的大酒楼,却仍然对穆十三卑躬屈膝笑脸相迎,姜羲就明白她轻易摆脱不了穆十三这个家伙。

    真是麻烦。

    烦躁之余,姜羲并没有耽搁点菜的功夫。

    这古代的酒楼都没有菜单,只有全靠记忆力的口述菜单。

    像是十里楼这样的大酒楼,报菜名也别具一格,几乎被演绎成一种乐艺,声韵与节奏都极具美感。

    报菜名的人则是大掌柜亲自上阵,看他气也不喘便顺溜地唱出一系列菜名,音律美妙如艺术,就知道人家为什么能稳坐大掌柜之位了。

    姜羲听得津津有味,等大掌柜拱手请郎君点菜,她迅速回忆了一下听到的菜名,似笑非笑地瞥向穆十三。

    穆十三被她看得喉头一哽。

    “何事?”他莫名心虚气短。

    姜羲弯唇:“十三郎的好奇心可真重。”

    穆十三眯眼,故作不知道:“你可不要血口喷人。”

    “若不是十三郎的好奇心,这位堂堂的十里楼大掌柜,怎么会如此不合时宜地在这初春之际,报上秋季才食用的蟹酿橙呢?”

    古人顺应圣人所言,讲究不时,不食。

    那些规矩森严的钟鸣鼎食的大族,譬如这位穆十三郎出自的穆氏,对饮食讲究更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

    这十里楼,做迎客送往的买卖,招待尊贵讲究的世家子弟穆十三,怎敢在他面前乱报菜单?

    除非……有穆十三的允许。

    ——这又是一次来自穆十三的试探。

    姜羲已经数不清,从她跨进这家十里楼开始,穆十三对她明里暗里有多少次试探。无非就是想知道她的出身,来历。

    这腹黑的家伙,浑身都是心眼。一个不小心,她恐怕就要掉坑里了。

    暗戳戳试探是一回事,被人明面上点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穆十三到底修炼不到家,被人三番两次地看穿心思,也觉得面上无光。

    两颊泛上薄薄绯红,脸皮子太薄的少年,眼睛亮得不像话。

    姜羲乐哉乐哉地欣赏美人恼羞成怒,养眼之后,心气儿也顺了不少。

    嗯,真是绝佳好画!